第一回 薛仁贵奉日进京城 李道宗设计害忠良

作者:admin 来源:未知 点击数: 发布时间:2019年08月11日

  《薛家将》第一回 薛仁贵奉日进京城 李道宗设想害忠良

  滚滚长江东逝水,

  浪花淘尽豪杰。

  长短成败回头空,

  青山照旧在,

  几度落日红。

  鹤发渔樵江诸上,

  惯看秋月春风。

  一壶浊酒喜相逢,

  古今几多事,

  都付笑谈中。

  这是《三国演义》中的一首开篇古词。借用这篇文句,引出评书一段。说的是大唐朝第二个皇上李世民在位,西域俄然发生了和平,吐鲁番国的国王吾力布,起大兵三十万,加害到天水关,杀人放火肆意抢掠。警报传到长安,贞观皇帝李世民冲冲大怒,决定御驾亲征,点皂袍上将尉迟恭为元帅,率领精兵五十万,战将上千员,赶奔西域。颠末十二年的浴血奋战,终究平定了吐鲁番之乱,李世民奏凯凯旅,全国承平。通过此次大战,皇上发觉了一个本事出众、技艺高强、屡立奇功的罕见人才,这就是白袍上将薛礼薛仁贵。薛礼是山西绛州龙门县人,在西城疆场上,他曾三次救驾,大闹楼兰城,戟挑吾力布,立下不世之功,李世民为了表扬薛仁贵的功绩,破格提拔,晋封他为平西王。按唐朝的划定,封王位多是李姓皇族,大臣没有特殊的功勋是不克不及封王的,而此次不单加封了薛仁贵,就连他的两位夫人柳英春、樊金定也被封为一品诰命。其时提起薛仁贵的名字,真是家喻户晓,妇孺皆知。李世民刷下圣旨,拨国库白银一百万两,在薛仁贵的家乡修造平西王府。其他从征有功人员各有封赏,不必细表。

  单表薛礼背井离乡,与家人团聚,过了几年幸福日子。但也有美中不足之处。薛仁贵本有一男一女,俱是柳氏所生,男孩子叫薛丁山,女孩子叫薛弓足,听说薛丁山在六岁那年俄然消失了,至今下落不明。若是薛丁山要在面前,一家人该有多欢快啊。每当想到这一点,薛仁贵不免唉声叹气,两位夫人也愁云满面。好在岁首一多,对儿子的思念逐步稀薄了。

  再说唐皇帝李世民,稳坐长安,刀枪入库,马放南山,四海升平,心中喜悦,每当想起在西域的十二年,忍不住一阵欢快,一阵后怕。在那刀光血影之中,朕几回身遭危难,是薛仁贵护人命闯重围把朕解救出来,薛仁贵真是朕的拯救恩人哪。在此次平定西域的和平中,要没有薛仁贵,还不晓得是个什么结局呢!想到这些,李世民可就吃喝不下,坐卧不安了。长孙皇后看出皇上有苦衷,就问道:陛下,您有什么忧愁的工作不成?哎,卿有所不知。朕想一小我啊。您想谁呀?想那薛礼薛爱卿呀!你是不晓得,在西域疆场上,要没有薛仁贵焉有孤的命在,你我夫妻也没有今日了。长孙皇后乐道:陛下,这有何难,薛礼就在山西,您传一道旨意把他宣入京中,陪王伴驾,也就是了。朕也是这么想的。贞观皇帝顿时刷下一道圣旨,诏薛仁贵进京陛见。

  旨意传下,宣旨官身背圣旨,日夜兼程赶到龙门县。这一天平西王正在府中高坐,俄然门官传禀:圣旨到!薛仁贵闻听吃了一惊,顿时改换朝服,设摆香案,到府门外驱逐,把宣旨官接进府中,开读了圣旨,薛仁贵听完了,心才放下,赶忙叩头谢恩:臣领旨,愿吾皇万岁千万岁!把圣旨供奉好,然后款待宣旨官。宣旨官笑着说:陛下想您都快想出病了。此次召您进京陪王伴驾,估量日子少不了。您要早起点身。好吧。薛仁贵让宣旨官先辈京复旨,然后本人打点行装起身。一家人眉飞色舞,忙忙碌碌,一边为平西王预备行装,一边设酒饯行。薛仁贵选良辰择吉日,辞别家人,带着二十四名亲兵,分开龙门县赶奔京城长安。

  路上无话。这一日进了长安,来在大街之上,薛仁贵想起昔时皇上亲身为本人帽插金花在长安城夸官的情景,也不免一阵感慨,皇上是有道明君,我也十分驰念圣上,我们君臣顿时就能够碰头了。心急只嫌马慢。薛仁贵正往前行走,俄然被人拦住了马头。平西王问目观瞧,本来正行走在荷花大街,马前站着一位王官。此人见礼问道:请问,您是平西王吗?然也。你是什么人?回王驾千岁的话,小人乃是成亲王府的王官,奉我家王爷所差,从晚上候您到此刻了,王爷请您到府中略坐。薛仁贵闻听此言不觉一愣。成亲王是谁呀?就是当今皇上李世民的亲叔叔,名字叫李道宗。自唐高祖驾崩当前,皇族中就数李道宗的辈分长了,他此刻比如一国的太上皇。薛仁贵心想:在我夸官的时候,曾到各府去拜会,也曾到过成亲王府,可惜他白叟家不在府内,故此没有见着,今天可以或许拜会一下成亲王,也是一件功德。薛仁贵想罢,点头说道:我正要给成亲王问安呢,尔在头前带路。是。时间不大,薛仁贵来到了成亲王府。

  这座王府与一般官员的府第可大不不异,墙高院大,金顶朱户,画阁雕梁,十分气派。薛仁贵鄙人马石前跳下白龙马,掸了掸身上的灰尘,在府门外等待。王官进府送信儿。一会儿,就听朗朗笑声伴跟着脚步声传出府门:哈哈哈!薛爱卿在哪里?都把本王想坏喽!紧跟着府门大开,几十名王官和寺人排列摆布,两头闪出一位老者。薛仁贵偷眼观瞧,见此人身高九尺挂零,体格健壮,虽然须发花白,可精力矍铄,步履强健,面如油粉,两道苍眉,大眼睛耷拉着眼角,狮子鼻,菱角口,头带七宝盘龙冠,身披滚龙赭黄袍,腰束珍珠丝鸾带,满面堆笑,来到薛礼跟前。薛仁贵一看,甭问,此人就是成亲王了。平西王赶紧撩衣服跪倒在地:王驾千岁在上,臣薛礼拜见千岁,千千岁!李道宗用双手相搀:薛爱卿免礼平身,请起,请起。李道宗拉着薛仁贵的手,显得十分激情亲切:说起来,真是可惜得很哪!我传闻你到我府里来过,正赶上本王出京处事,你我没能见着,把老汉悔怨死了。你是我们大唐朝的擎天白玉柱、架海紫金梁啊!本王早就想见到你,总算今天把你盼来了,故此老汉才派人前往接你。来来来,快跟我到府中一叙。薛礼稍愣了一下:王驾,薛礼此次进京是奉圣旨而来,万岁还等着臣呢。我怕耽搁了功夫犯下欺君之罪。依臣之见,等见过圣驾之后,再到府中给您白叟家问安,您看若何?成亲王连连摇头道:不必了。你还不清晰呢,其实皇上的心思,都在老汉肚子里装着呢!此次宣你进京,就是老汉给他出的主见。再者说,我是他皇叔,我把你留在府里,他还能责备不成?等会儿老汉派人给皇上送个信,让他稍候一时也就是了。来来来,快随本王进府!薛礼一想,成亲王说得也有事理,又见他出于至诚,只得点头应允,这才跟着李道宗走进王府,来到银安殿。成亲王拉着平西王,这个激情亲切劲儿就甭提了,薛礼也感应十分温暖。时间不大,酒宴摆上来了,薛礼一看,赶紧说:王爷,臣能不克不及改日再来!我心里焦急,待见过圣驾再来讨扰。你这小我怎样如许罗唣!刚刚本三不是对你说过了吗?你不必担忧,我已派人给皇上送了信啦,等我们吃喝完毕,老汉陪你进宫,皇上要怪让他怪我好了。薛礼是个奸诈人,让李道宗劝得其实没法了,这才入席。宴席上玉液美酒,山珍海味,山中飞禽云中雁,陆地牛羊海底鲜,猴头燕窝沙鱼翅,以及外国进贡的好吃喝,希罕离奇,连名字都叫不出来。李道宗几次相让,把薛礼闹得四肢举动都没处所放了,由于人家是君,本人是臣呀。李道宗可不拘末节,一边让酒一边说:仁贵呀,你可别拿我当外人。老汉是个直肠子的人,爱说爱笑,有什么我们就说什么,想吃什么你就吃什么,干万可别拘束。多谢王爷。嗳,别客套。老汉听皇上说了,你为大唐朝立下了血汗战功,已经百日双救驾,这功绩太大了。老汉常对人说,我们之所以有今天,能安平稳稳在这儿坐着,多亏了你呀!数典忘祖,大唐朝的臣民们能不感激你吗?来,我们干了这杯。薛礼无法,只好把酒杯端起来说:王爷,臣还得见驾,是不是少喝点。你喝吧,没事儿,干!薛礼只得把这一杯酒饮干。李道宗又给他斟上第二杯,非逼着平西王再干了。薛礼见无法辞让,只得把这第二杯酒也喝了下去。李道宗赶忙又给满上第三杯。哪知这三杯酒刚一下肚,薛仁贵瞅着房子直转个儿,成亲王变成了六个脑袋,一阵天旋地转,疾苦难当。薛礼想:喝酒我虽不克不及说是海量,可也不至于三杯酒就如许啊,这是怎样了?他刚想起身,俄然面前一黑,扑通摔倒在地,手中的酒杯打了个破坏,什么工作也不晓得了。

  李道宗一见薛仁贵摔倒,站起身来唤道:仁贵,平西王,你醒醒,你怎样啦?任凭他怎样叫,薛礼毫无反映。李道宗把胡须一拢,嘲笑道:嘿嘿,薛礼,薛白袍,你做梦也不会想到能有今日吧!来呀!事先潜伏在两旁的刀斧手,哗——从两廊下、屏风后闯了出来,各拿刀剑,把整个银安殿给包抄了。李道宗恶狠狠地说:把薛仁贵乱刃分尸。喳!这些人各抡刀枪,往上就闯。俄然听见屏风后面有个女人措辞:王爷,等一等!李道宗回头一看,但见几名宫女搀着一个佳丽,颤巍巍来到银安殿。这恰是他的第九位王妃张佳丽。张佳丽本年十九岁,在成亲王面前最为得宠,说一不贰,她叫李道宗跪着,李道宗就不敢站着,由于他俩的春秋悬殊太大了。成亲王把她爱如瑰宝一般。夫人,你怎样来了?王爷,我传闻薛仁贵到了。这不是嘛。张佳丽垂头看了看,忙问道:他就是薛礼?对呀,他就是你最恨的阿谁人。是吗?张佳丽说着,像疯了似地,往前一闯,从成亲王腰上拔出宝剑,扑到薛仁贵面前,把剑一举,就要下毒手。

  李道宗为什么要害薛仁贵呢?书中代言:工作就坏在张佳丽身上。张佳丽的父亲张士贵,也是唐初的一员上将,但此人一贯跟瓦岗豪杰不和,认为秦琼、程咬金等都是响马身世,赶上了好命运,才当了大官,这帮人是拆了茅房盖楼——臭底。我张士贵是名门之后,文武全才,为国度也立过大功,还没有你们的官大,其实叫人不服。在征讨西域时,张士贵奉旨到山西招军,当了招兵总管,正赶上薛礼前往当兵。张士贵亲身查抄他的武功,薛仁贵练了几趟大朝,舞动起来风雨不透。一问薛仁贵的志向,薛礼说:我愿为国度出力报效,也要像瓦岗豪杰那样为大唐尽忠。张士贵一听这话极为反感,心想,若是把薛仁贵收下,迟早他也是程咬金、秦琼的人,我从心眼儿里就瞧不惯他们。因而他找了个碴儿:本总管叫张士贵,你叫薛仁贵,抵触触犯了我的官讳,这还了得!不容分说,把薛仁贵乱棒赶出虎帐。然而薛仁贵并没死心,后来他结识了周青、薛显图、周文、周武、李庆先、李庆洪、姜欣本、姜欣霸,九小我结义为兄弟,带着五百喽罗兵二次当兵,张士贵收下了周青等人,以薛仁贵穿白挂素,主军中晦气为托言,又用乱棍赶出虎帐。薛仁贵满腔壮志,无法为国报效,心怀悲愤,无处诉说。后来他打虎救了鲁国公程咬金,程咬金问他:国度正在用人之际,你这么高的技艺,怎样不给国度出力报效呢?薛仁贵没敢说张士贵那些事,他怕官官相护啊,只是说:我去当兵怕人家不要。谁敢说不要?他要不收你,你就提我,我叫程咬金。说着他抽出一支錾有本人名字的雕翎箭来,交给薛仁贵,让他以此为凭前往当兵。薛仁贵三次来到唐营,张士贵一看没法子了,这才将薛仁贵收下,但他又编了一套词,对薛仁贵说:我为啥不收你呢?这是为你好啊!由于皇上做了个梦,梦见一位白袍小将白马银戟,要夺他的山河,皇上心里犯隐讳,奥秘传下一道圣旨,凡是遇有这种边幅的,当场处决。我看你是个好孩子,不忍心要你的命,所以两次把你撵走,可你还挺硬,此刻又拿着鲁国公的箭来啦,怎样办呢?你最好抛头露面,不要露面,等当前有了机遇,你立了战功,皇上一欢快,兴许就没事了。薛仁贵深信不疑,千恩万谢。张士贵把他放在前锋营月字号第八棚,当了个铡草喂马的伙头兵。到了战役严重时辰,张士贵就叫薛仁贵出马,杀了敌将,还去当伙头兵。张士贵有个姑爷叫何宗显,也是白袍银戟,但技艺泛泛,薛仁贵立下的战功,都被记到了何宗显的功绩簿上。后来元帅尉迟恭查出了本相,李世民亲身御审,薛仁贵细细讲说了颠末,皇上十分愤怒,说张士贵蒙君作弊,为国挡贤,谗谄忠良,犯下不赦之罪,其时将张士贵锁拿押监,和平竣事后,经刑部审理,张士贵被全家抄斩。张佳丽就是在张士贵被拘留收禁期间嫁给李道宗的。因为李道宗出头具名向皇上求情,她才没有被斩。自那当前,张佳丽一边在李道宗面前矫饰风流,尽量取得李道宗的欢心,一边哭哭啼啼,要他给老张家报仇。开初李道宗还分歧意,说:这件事决不克不及办。薛仁贵是国度的奸臣,为大唐朝立下了血汗战功。他居官不傲,操行规矩,凭什么杀人家?你爹被斩,是他蒙君作弊,罪有应得。张佳丽一听,便挠破粉面,装聋作哑地天天哭。这一下可揪了成亲王的心肝了,他怕把张佳丽哭坏了,只得劝解道:要害平西王,也得碰到机遇,急了不可,弄欠好还得把我这老命给搭上。时间一长,李道宗就完全听张佳丽的了。他们把总管寺人张仁找来筹议法子。张仁是随张佳丽一块儿过府来的,这人一肚子坏水,特地出损道儿。他们三人配合商定了一个坏主见,又偏巧赶上李世民宣薛仁贵进京。成亲王获得这个动静后,在府内作好了放置,顿时派人,以请客为名,把薛仁贵接进王府,酒中下了,三杯酒把他灌醉。薛仁贵其时倒在地上人事不省。

  张佳丽一看薛仁贵就在面前,满腔仇恨,一齐涌出,抽剑就要往下砍。张仁仓猝上前拦住:娘娘千岁,不克不及这么杀呀。此刻众目睽睽,没有欠亨风的墙,杀完当前皇上要问,我们以何言答对?要清查起来,你们谁也担任不起呀。李道宗一听:你说该怎样办呢?我是有个主见,但我不敢说,说出来您也不克不及那么做。若是您能那么办,薛仁贵是准死无疑。李道宗、张佳丽一齐说道:只需你的主见好,我必定重重赏你。张仁把小眼一转悠:王爷,要办妥此事,第一,此刻在场的亲兵、宫女一个不克不及留,免得透露风声;第二,您去求告翠云公主,要公主同意,把薛仁贵放在公主的凤床上,然后让公主挠破粉面,撕破衣服,抓乱头发,赴奔皇宫去告御状,告薛仁贵吃酒带醉,醉闯翠云宫,要强行无礼。王爷,只需公主给您措辞,就算大功乐成了,薛仁贵就犯下了抄家灭门之罪了,要他以薛家满门抵偿张家。呸!你这出的是什么馊主见。我就这么一个姑娘,伶俐贤惠,为人耿直,能干这事吗?你真是个混蛋工具,给我滚出去。是是。适才我就说了,您必定不会承诺,承诺了也不克不及做,这何苦来呢。张佳丽一听:王爷,你是要我,仍是要薛仁贵?当然是要你了,否则我能把薛仁贵骗进府里来吗。既然如斯,你就跟女儿筹议筹议,万一她要承诺了,这仇不就报了嘛。这丫头你是晓得的,脾气刚烈,这种事她怎样能承诺呢。您就碰运气吧。哎!造孽呀,都是为了你哟。好吧,我去碰运气。她要承诺了,就这么办;不承诺呢,咱另想对策。要其实不可,干脆把薛仁贵给放了得了。您仍是碰运气吧。李道宗此刻是骑虎难下,只好听任张仁、张佳丽的摆布。他先把在前厅的刀斧手及寺人、宫女等,全集中在一个屋里,说是让他们吃酒,而酒席里头都放了毒药,把这些人全害死了。然后李道宗在前,张仁背着薛仁贵在后,赶奔翠云宫。

  翠云宫就在王府的后面。翠云公主是李道宗独一的女儿。这个公主不单脾气刚烈,并且十分贤惠,在李世民看来,是可亲可敬的妹子。李世民和她豪情很好,常把她接进内宫吟诗作赋。翠云公主不单文才好,并且长得也标致,本年曾经二十五岁啦,虽然外国青鸟使前来提亲的不少,但都被她拒绝了。李世民也想为她挑个合适的丈夫,但不断没有抱负的,所以耽搁到今天。此刻翠云公主带着几个宫女正在作画,听见门外有脚步之声,宫女们开门一看,见到王爷,慌忙跪下驱逐。李道宗摆手让她们全都退下。翠云公主一看是爹,赶紧跪倒:女儿拜见爹爹。起来吧。爹,您气色怎样欠好啊?你把门关上,爹跟你说两句话。翠云公主闻听此言吓得芳心乱跳,五体不安,不晓得发生了什么事了。她亲身关上宫门,让爹坐下。丫头,我问你一句话,爹疼你不疼你?您怎样说这话,您是我亲爹,没有待我欠好的处所。那好。为父把你拉扯这么大可不容易,现在我活不了啦,非得女儿救我不成。丫头,你能救我吗?翠云公主吓得扑通跪下了:爹,您说吧,女儿愿为爹爹效力,就是爬刀山,跳油锅,我也不怕。只需有用女儿之处,您快讲吧,到底为什么?这个……李道宗也难以出口啊,一是缺德,二是惭愧,可又不克不及不说。最初他一狠心说道:丫头,爹也是没有法子了,我只需你说几句话,就能把爹给救了。是吗?您说吧!你晓得有个薛仁贵吗?他不是平西王吗?对呀,就是他,他是爹的敌人哪,有他在,就没有爹爹我,有我就没有他。此刻我曾经把他骗进府里,用酒灌醉,本想一刀斩之,又怕你皇兄不承诺,我没法子才想了个主见,要你这么这么办,赶到你哥哥面前往告御状,你看若何!

  翠云公主听罢,惊讶地撤退退却了几步,哆嗦着声音:爹爹,您……您太不合错误啦,想那薛仁贵乃是大唐朝的奸臣良将,在两军阵前赴汤蹈火立下了汗马功绩,他有哪点不合错误?您办这个事太缺德了。更不应当的是,还想让我手上也沾上杀戮薛仁贵的鲜血,您是我的亲爹,怎样能说出这种话呀!翠云公主说罢放声痛哭。李道宗让女儿质问得面红耳赤,哑口无言。女儿啊,为父这也是必不得已啦,事已至此,怎样办妥呢?要把他放了,放虎归山必定伤人;把他杀了,又怕你哥哥不会承诺,我这是被迫无法,良心丧于困地啊,你就念在父女之情,承诺了吧。不。请爹爹不要再说。您如果我爹,拿我当亲生女儿,您就听我的,赶紧把薛仁贵放了,用解药解救过来,向他诉说真情,赔礼认错。我想平西王宽弘大度,您又是一国的太上皇,他决不会嫉恨于您,从今当前不再结怨,这是专一的上策。若是爹爹不听女儿的奉劝,独断专行,生怕后果不胜设想。请爹爹三思。开口!丫头,你的胆量可不小啊,竟敢教训你爹!我告诉你,我意已决,你承诺了是这么办,不承诺也是这么办。来呀!把薛仁贵抬进来。是。

  张仁不断在门外听他父女措辞,这小子早急了。此刻一听王爷叮咛,像一只哈巴狗似地背着薛仁贵钻进翠云宫,扑通一声就把薛仁贵扔到了公主的床上。薛仁贵仍是口吐白沫,人事不省。李道宗把袖子一抖,回身就走。翠云公主可气坏了。她紧走几步,把李道宗的袖子抓住了:爹,您这是干什么,莫非就把此人丢在这儿不成?对呀,此刻你就挠破粉面,撕破衣服,赶奔皇宫,前往起诉,就算完事。若是你不承诺,我就将你锁在这个房中。说着话回身就走。翠云公主其实忍无可忍,一伸手取过大氅披在身上,急步出来。李道宗愣了:丫头你上哪里去?我要去告御状。你状告哪个?告你成亲王!你为泄私愤,谗谄国度的奸臣,连父女之情全然掉臂,我要到圣上面前告你。这一句话恰似一桶冷水浇在李道宗的心头,他一阵颤抖,一焦急,随手抄起了桌上的玉石砚台,想吓唬吓唬女儿。他把砚台高高举起:丫头,你要敢这么讲,可休怪为父无情,再往外走我可要打你了。到了这会儿,公主也不愿让步:你打吧!只需打不死我还要说。李道宗一看没有唬住,急上加急,一失手,嗖的一声砚台飞出,这一下正打在公主的额角之上,可怜刚烈梗直的公主,吭也没吭,便摔倒在地,被打了个万朵桃花开,花红脑浆进得满地都是。李道宗见状,也忍不住痛哭失声,把公主死尸抱在怀里,哭得起死回生。说他不疼女儿那是假话,李道宗只要这一个孩子,咋能不疼爱呢?二十五年来,父女连嘴都没拌过,脸没红过,就为了害薛仁贵才闹到这种境界。他顿足捶胸,悔怨不及,拿脑袋直撞宫门。

  正在这个时候,总管张仁进来了。王爷,您别哭了,要哭坏贵体怎样办呢?此刻这个事咱得赶紧想法子处置呀。张仁你说吧,我此刻心烦意乱,不知怎样办妥了。这不叫害人先害己吗?没害了薜仁贵,先把我姑娘搭上了。咳,王爷,我说句话您别生气,这是件喜事。去你娘的吧,你们家死了人是喜事?王爷听奴才说。适才你们父女吵嘴,奴才全听到了,若是公主真到皇上面前诉说了真情,那么请问王爷,您和王妃夫人还有命在吗?此刻公主一死,危险免去了,这是一。别的,公主既死,您就应栽赃薛仁贵身上,您赶紧到八宝金殿状告薛仁贵,说他吃酒带醉,醉闯翠云宫,因奸不允,打死公主。有这罪名何在他的头上,十个薛仁贵也别想活了。薛仁贵一死,王妃夫人的大仇一报,她就会各式地驯服您,您也可欢快欢快,莫非说这不是一喜吗?这个吗,嗯,事到现在,也只要如斯了。李道宗又叫来张佳丽,三人细心商议一番,由张仁制造现场,诚令府内人等不得泄露真情。成亲王满脸泪花,在府门外上了车辇,赶奔皇宫起诉去了。

  花开两朵,各表一枝。再说贞观皇帝李世民,为了欢迎薛仁贵,前些天就传下圣旨,把金亭馆驿从头进行了粉刷,安插得都丽堂皇,御膳房也作了调整。长孙皇后还让宫娥、寺人把御花圃点缀一新,整个皇宫就仿佛欢庆昌大节日一般。李世民派出多路探马,随时演讲薛仁贵的动静。当他传闻薛仁贵曾经进了长安,真是欢快得不知干什么好了,心想时间不大,君臣就能够碰头了。为此,他换了一身新衣服,在宫内背动手转来转去,就等着薛仁贵进宫。可是左等不来,右等不见,李世民有点起急,心想既已进京,城内路又不远,为何还不碰头?派寺人出去打探。寺人报答:陛下万安。奴才打探大白,平西王被成亲王接到府内去了。李世民一听对劲地址点头。为啥呢?由于皇上也是个孝子,自他父亲李渊下世当前,李世民就拿他叔叔李道宗当做父亲对待,薛仁贵进京能先去探望皇叔,他咋会不欢快呢!皇上就耐心地等着。不断比及掌灯了,还不见薛仁贵到来,他想吃饭也该吃完了,为啥还不来呢?李世民正预备派人去看,李道宗来了。

  成亲王没到宫里,悲哀的哭声就传进来了,只见他哭得像泪人一般。万岁,您给老臣作主哇啊!李世民大吃一惊,亲手把成亲王搀起来,让寺人搬来金交椅,扶成亲王坐下。皇叔,您怎样了?因何哭成这个样子,有什么委屈,快对朕讲来。哎呀万岁,你那妹妹翠云公主死了哇啊!啊?!今天朕还见着她了,怎样就死了?莫非得了暴病不成?没灾没病,是被人打死的。谁?薛仁贵。

  这一句话,李世民就仿佛换了当头棒喝,瘫在龙椅上起不来了。皇叔你是不是说错了,此事万不成能啊!陛下,此事为巨亲眼目睹,决无错处。颠末是如许:陛下喜爱薛礼,召他进京陪王伴驾,老臣也很欢快,认为他是我们大唐朝的柱石,便想操纵薛礼进京的机遇和他亲近亲近。为了欢迎薛仁贵,臣破费了无数的金银,购置了上等酒菜,就连万岁赏赐臣的御酒,也给他拿出来了。哪知那薛仁贵行伍身世没见过世面,酒菜宴前,贪杯过多,看着臣的宫殿富丽,定让臣陪他转一圈抚玩抚玩。老臣恭敬他是个功臣,欠好拒绝,便陪他在府里转悠,后来到了翠云宫。他问我这是什么处所,我说这是翠云公主的寝宫,他非要进去看看,臣没有法子,只得把公主唤出来与他相见,哪晓得薛仁贵是个伪君子,人面兽心的工具,日常平凡一本正派,酒后露了原形,见公主容颜美貌,他动了淫心,要求公主陪他吟诗作赋。臣识他不透,又碍于他是陛下的重臣,也就应允了。偏赶上臣有一点小事要到前厅去一趟,因而分开翠云宫。就是顷刻之工,臣听到公主喊叫不及,急回身回到翠云宫一看,哎哟,就别提了,那薛礼把你妹子楼在怀中,正在强行无礼。公主拼命挣扎,又哭又叫,薛仁贵恼羞成怒,一伸手拿起桌上砚台叭的一声就把公主打死了。陛下给老臣作主啊!李世民听罢,两眼往上一翻,就背过气去了。这一下宫中大乱,皇后、嫔妃、宫女、寺人连声呼喊,捶打前心,摩挲后背,好半天,唐王才缓过气来。李世民定了定神,心中暗想:这事不克不及啊。我与薛仁贵相处多年,他的人品我心中无数,怎能干出这种工作?即便色胆包天,头一次碰头,也不敢强行无礼啊!何况是在王府之内,众目睽睽,他怎敢如斯放纵?皇上对成亲王的话是将信将疑。

  为了把工作弄清,李世民决定亲身到现场旁观。李道宗头前带路,皇上坐上轿子,赶奔成亲王府,由便门来到翠云宫。李世民来到翠云公主寝宫门口,闪二日往里旁观,只见薛仁贵仰卧床上,一只手耷拉在床下,两条腿伸着,口吐白沫,酒气熏人,呼噜呼噜地睡着哪。再往地下一看,一具死尸横卧门口,脸上血肉恍惚,脑浆迸流,溅得门上、桌上、地下都是,此人恰是翠云公主。死尸的旁边,有个雕花的玉石大砚台,上面沾满了血迹。李世民到了此时不由不信,他把脚一跺,用手点指:薛仁贵呀薛仁贵!朕只说你是个大唐朝的栋梁,人品规矩,没想到你是小我面兽心的虎豹,做出这等之事,朕岂能容饶?!他把龙袍一抖,转回皇宫,传旨升殿。

  朝房内钟鼓一响,在京文武无不疑惑儿:天到这般时候圣上还要升殿,不知有何军国要事商议?一个个不敢怠慢,端带撩袍,赶奔八宝金殿,站到等第台下。众大臣朝贺已毕,分立两厢。人们偷眼观瞧,见皇上满面怒容,忍不住一阵严重。李世民往摆布看了看:列位爱卿,朕把卿等召来有一事声明,平西王薛仁贵犯下了不赦之罪,朕要将他开刀问斩!

  ©2006-2016 最易读

  -

(编辑:admin)
http://nicolahume.com/xjj/2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