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章梨花追敌中媚香薛刚救母探桃源

作者:admin 来源:未知 点击数: 发布时间:2019年08月15日

  读读多小说网其他类型薛乱目次 注释 第一章梨花追敌中媚香,薛刚救母探桃源。

  选择布景颜色:

  选择字体大小:

  注释 第一章梨花追敌中媚香,薛刚救母探桃源。

  隋朝末年,全国大乱各地义兵纷纷揭竿而起。太原留守李渊在其二子李世民的协助下平定四海同一全国,成立了大唐帝国。其后李世民继位号太宗。东辽不服发兵作乱,李世民拜薛仁贵为帅御驾亲征平定兵变四海升平,并封薛仁贵为平辽王。没想到不到三年西凉国又生事端,发兵大举进攻华夏,太宗皇帝在次拜薛仁贵为帅征讨西凉被困西凉。薛仁贵之子薛丁山挂帅出征连战连捷并娶了三位如花似玉的美娇娘,此中三夫人樊梨花更是文武双全、智勇兼备连克西凉多处城池,西凉将领是心惊胆战。

  不知不觉征西多年,太宗皇上、薛仁贵都相距归天。太子李治继位号高宗,这时薛丁山已有四子:长子薛勇、次子薛猛、三子薛刚、四子薛强都在军中随行。各个骁勇无敌特别是三子薛刚,刚满15岁长的是又黑又壮恰似20多岁的青年,别看年纪小却曾经是久经沙场。

  话说这一日,大唐戎行休整已必拔营向玉龙关而去,只见旗帜招展、刀枪闪亮,士兵个个气势。领头的是一位身穿亮银盔甲、手握亮银枪,座下一匹啸孀驹的中年将领这就是征西元帅薛丁山,他死后跟着四位美娇娘。两头一位只见她身穿一件粉红色的短打衣襟、身披粉红色的披风、跨下一匹粉红马身背宝剑、三寸弓足穿戴一双粉红的蛮靴,两只手端着一口绣鸾刀,柳叶眉、樱桃口、脸上不怒而威崇高而严肃三十多岁成熟而娇媚此人是医生人窦仙童;窦仙童右边是一位身段高峻满脸乌黑,身体肉感十足,双乳犹如山岳傲立,臀部肥大向上挺,特别她的朱唇出格丰润,很是性感。眼神中透着一种风流,充满成熟女性的风情,满身有一种荡人心魄的野性和引诱力一看就晓得是一性欲极强的女人,手中一对八棱镔铁锤。她死后跟着一只小牛犊般的狼犬,她就是薛丁山的二夫人陈金锭;窦仙童左边一位容色绝美、颀长苗条的女子,身穿素白的盔甲,在阳光洒射下熠熠生辉,姿势文雅崇高得有若由天界下凡来的斑斓女神。细长曼妙的身材,纤幼的蛮腰,秀挺的酥胸,修美的玉项,纯洁的肌肤,辉映间更觉娇媚多姿,明艳照人。更使人震动的是她脸部的轮廓有着稀有清晰的雕塑美,一双眼睛清亮澄明,她的一对秀眉细长娇媚,斜向两鬓,益发陪衬得眸珠乌灵亮闪,使人感应风韵特异、别具震动人心的美态,亦使人感应她是个能独立自主,意志果断的美女,座下一匹桃红马、手握一把凤嘴刀她就是薛丁山的三夫人樊梨花。陈金锭的旁边是一位冰肌玉骨,皮肤明亮通透一位容色娇美、颀长苗条的女子,她眸子又深又黑,顾盼时水灵灵,采芒照射的一对秀眉细长娇媚,斜向两鬓,益发陪衬得眸珠乌灵亮闪。名符其实的凤眼蛾眉,充盈着古典美态,她就是薛丁山的妹妹薛弓足。她旁边是她丈夫一个矮个子丑汉,叫窦一虎。樊梨花旁边一匹乌云盖雪宝顿时坐着一位黑脸、浓眉大眼,透着一种刚猛、大无畏气质的少年,他就是薛丁山的三子年仅十五岁的薛刚。方才由于狡猾被薛丁山教训,才躲在妈妈樊梨花身边的。这时樊梨花对薛丁山说「丁山,攻下玉龙关后,我绕道去寒江关为我母亲拜寿,几日就回!」薛丁山说「好!」薛刚听见也嚷着要去。薛丁山沉下脸「你只会捣鬼,你去干嘛?」

  薛刚转求樊梨花,樊梨花也就应了。大队人马不日来到了玉龙关下,守关的是一个道士武功了得,窦一虎两下就受伤回来,这道士嚣张不成一事恼了薛丁山旁边的樊梨花一拍坐骑杀了出来,两人战在一路,那道士那是敌手纷歧会就抵挡不住落荒向野外逃去。樊梨花拍妈追去,薛刚一见怕母亲有失拍马紧追而去。薛丁山批示大军掠取玉龙关。樊梨花追敌不知不觉离城很远了。那老道催马急跑一回头见梨花本人追来不由的暗暗欢快心中道:「让你见识见识道爷的厉害」从怀中掏出本人练制的媚药「奇淫合欢散」朝樊梨花打去。樊梨花大叫「欠好」只闻到一股奇香,四肢发软从顿时摔了下来,只感应混身发烧、一种说不出的巴望。那老道满意的大笑「哈哈,大唐第一美女也让道爷弄到了。一会让你试试老道的功夫」说完跳下马来,满意的伏下身子抚摩樊梨花的身子。这时的樊梨花全身恰似火烧一样令她神智不清丰满丰挺的乳房急促的崎岖、满脸桃红斑斓的眼睛中射出淫欲、饥渴、期盼汉子抚慰的目光。艳红的双唇不住的张合,小嘴发出一声又一声的短促的嗟叹「恩……恩……我要」双手不住的撕扯本人的衣服,老道一见淫欲大增双手色急的脱掉樊梨花的衣服,纷歧会一具完满无暇的赤裸的美妇胴体呈此刻老道的面前,老道被美艳的身体刺激的健忘了一切这时薛刚曾经来到了近前,老道惊觉仓猝拿出媚药打出但曾经晚了,薛刚的枪尖刺入了他的胸膛,老道发出一声的惨叫而死。薛刚却也中了媚香眼中射出了欲火看着地下不住扭动的母亲,他曾经完全健忘了地下的是本人的母亲。双目中射出一种狂热、充满色欲的光线。只见樊梨花斑斓的胴体在日光的照射下闪着一种艳丽的色彩乌黑的头发由于媚药的感化刺激的樊梨花不住的摆动头部而狼藉着。艳丽的脸庞因欲火的刺激而通红渗出了汗水,一双斑斓的眼睛射出情欲的光线,樱桃小嘴不住的喘气、嗟叹。雪白、丰满的乳房傲慢的矗立并没有由于年纪而得到弹性不住的急促崎岖又大又圆红彤彤的乳头被刺激的矗立向上,滑腻如缎的肌肤闪着光泽。樊梨花的双手不住的揉动双乳,丰满的双乳在双手中不住的变换外形。薛刚被面前的一切刺激的急促的喘息,发出野兽般的声音,樊梨花却早已被媚药刺激的性欲而得到了理智,一只手滑到了本人那张满了茂密的阴毛的肥穴上,肥穴早已众多成灾了,不住的从穴口流出来把边上的阴毛都弄湿了。樊梨花的手分隔本人的大阴唇不住的搓弄阴核,丰韵、雪白、细长的大腿不住的扭动。

  丰满、雪白的肥臀死力的向上挺动不住的哆嗦。手指在阴穴上扣弄、抽插。发出叫春似的嗟叹声「啊……啊……啊……我要……我要……」全身泛着奇异的艳红。薛刚直棱棱的看着生出本人的小穴在也无法节制心中的欲火,大早已硬梆梆的挺直恰似那棒槌一样又粗又大,大大的龟头恰似一个大鹅蛋黑中透亮,龟头流出的在太阳的照射下闪着亮光。薛刚发出一声大吼扑向本人的妈妈。这时的樊梨花早已得到了理智只想要汉子的抚慰,恍恍惚惚中感应有汉子接近,全身的欲火一会儿迸发出来。

  嘴中发出吶喊:「我要…………快……我的小穴好痒……痒死了……给我……我要……」伸出赛如霜雪的手臂一把抱住了本人的儿子薛刚,母子两人疯狂的吻在一路。急促的喘气声和嗟叹声在空阔的荒原中回响。薛刚的双手在母亲斑斓的双乳上用力的捏弄、揉动,粗大的在母亲的胯间摩擦,直磨的樊梨花不住的扭动,饥渴的把小穴向儿子的大凑去。阴穴早已众多不住的流淌着,她口中发出娇媚的啼声:「我要……我……

  要……大……插小穴……快……快……把大插入……我的骚屄中……啊……啊……「薛刚被这一声声的淫叫和本人母亲那成熟的身体摩擦的在也节制不住本人的欲火低吼一声,用手扶着本人的大瞄准了母亲的小穴用尽全身的气力,身体向前一挺粗黑、庞大的插入了母亲的骚穴之中。可是大其实是太大了把樊梨花的小穴撑的大大的一阵扯破的痛苦悲伤从小穴传遍全身。樊梨花一声惨叫,可是因为媚药的感化,樊梨花仍然不住的向上投合着。薛刚只感应一种从来没有过的快感传遍全身,大被紧紧的包抄着又恬逸又美好。粗大的忍不住愈加硬挺又粗大了不少直涨的樊梨花发出一声声美好的嗟叹声。那种痛苦悲伤早已被一种莫名的快感所取代,小穴之中又痒又难受,不由的放浪的扭动肥臀,口中发出令人心荡神仪的啼声:」啊……啊……好恬逸……好美……

  啊……「薛刚被母亲一声声的浪叫刺激的热血沸腾,双手用力的揉动母亲丰盛的双乳,粗大的用力的抽插着母亲的小穴。粗大的敏捷的在小穴中收支发出」扑滋、扑滋「诱人的声音,一进一出小穴翻进翻出,好像发水一样流出把两人的胯间都弄湿了一种从没有过的快感在两人身上流过。

  樊梨花完全沉浸在不竭的快感之中,疯狂地投合雪白的肌肤都被汗水浸湿闪闪发着光泽,斑斓的脸庞透着欢愉中的兴奋,媚眼如丝。肥硕的臀部正用力的往上挺动。整个的骚穴里的嫩肉仿佛怕得到大似的,死命地夹着薛刚的大。薛刚发出野兽般的啼声:「啊……好妈妈……好美的……

  好美的小穴……夹的儿子的……的大……好美……好爽……啊……「薛刚双手托起母亲的肥臀,庞大的一次比一次快、一次比一次狠的用力的抽送。粗大的敏捷的在小穴中收支变的愈加粗硬、发烫、直涨的樊梨花小穴又麻又痒无与伦比的快感敏捷在全身扩散。空阔了很久的小穴被大弄的又恬逸又爽,忍耐了很久的空虚、孤单被完全的激发了。樊梨花在媚药和大双重的刺激下愈加情欲亢奋。秀发飘荡、香汗淋漓、娇喘急促,温柔的淫声浪语把个深闺怨妇的骚劲完全迸发出来。从小穴洞口不竭的往外流着,两人的下体全都湿透了。」啊……啊……好充分……

  樊梨花被干的欲仙欲死「扑滋、扑滋、扑滋!」性器交合抽插时发出的声和母子两人急促的喘气声在空阔的荒原中回荡。母子两人健忘一切的激烈的性交。薛刚用力的抽送,每次大都深深的插入母亲的小穴深出,他感应母亲的小穴不竭的爬动、收缩紧紧的夹住大阵阵的快感从大流遍全身,潮湿的小穴又热又紧并不像30多岁的女人那样松垮。直刺激的薛刚努力猛操着。直弄的小穴大开大合粉红的嫩肉不竭的被带出送入。樊梨花愈加肉紧,情欲高亢,粉颊绯红。只见她急摆肥臀把丰满的小穴紧紧的套弄着大。薛刚双手不竭玩弄母亲的双乳,红嫩的乳头被他揉捏的硬胀矗立,樊梨花双手紧紧抱住儿子的屁股用力往下按,好让大更深更快的抽插小穴,媚眼翻白、樱唇半开、娇喘连连,阵阵酥痒传遍全身,樊梨花忍不住疯狂的向上挺动肥臀,贪婪的取乐,娇美的面颊充满了的脸色、披头分发、香汗淋林、淫声浪语的嗟叹着:「哦……哎呦……好……好恬逸……

  啊……来了……啊……好美……啊……泄了……「樊梨花急速的投合,小穴一阵急促的收缩,她酥麻难耐的一剎那从花心泄出大量的,只泄的她酥软无力疯狂的吶喊转为低切的嗟叹不住的全身悸动。同时」奇淫合欢散「也泄了出来,它顺着大龟头流入了薛刚的体内。(注:奇淫合欢散是一种稀有的媚药,若是女人中了,是童贞的话同汉子交合就会好。但若是是破了身的女子中了则媚药会流入与之交合的汉子身体里,这时必需同童贞交合方能解出。反之一样。)薛刚被一阵浇注在大龟头上刺激的大更硬更大更挺同时因为媚药的感化薛刚得到了赋性疯狂的抽送。在母亲刚泄的小穴中抽插不断,樊梨花地投合着。慢慢她从媚药的药力中恢复过来,想起了一切忍不住羞愧难当可是儿子那粗大的所带来的快感却又使她难以抗拒,那种又酥又麻、又酸又痒奇奥非常的感受从本人的小穴传遍了全身,孤单、空虚的心灵一会儿又被添满了。她完全被儿子那过人的力量降服了,她双手紧紧抱住儿子的臀部用力的往下按,本人的下体更是搏命的向上挺动,享受着儿子的大的滋养。穴心被儿子干的阵阵酥痒,快感传遍了四肢百骸如斯的恬逸劲和快感是樊梨花久违享受过的了,使得她到了顶点,肥臀疯狂的向上挺动滑润的使得两人愈加美好地交合,尽情享受性爱的欢娱。樊梨花不时的昂首向下看着儿子那粗壮的肉棍凶猛的进出抽插着本人的小穴,本人穴口的两片嫩如鲜肉的阴唇跟着肉棒的抽插不断的翻进翻出,直干的樊梨花忘情的嗟叹:」哦……

  快用力干妈妈的骚屄……刚儿你……好厉害……啊……啊「樊梨花的啼声和风流的脸色刺激的薛刚迸发了野性狠狠地抽插着,樊梨花媚眼如丝的娇喘不已,香汗淋漓梦话般的嗟叹着。尽情的享受着儿子肉棒赐与的刺激,荒原中响起樊梨花毫无忌惮的嗟叹声和肉棒抽插小穴的」扑滋!扑滋「

  声,两种声音交错在一路在荒原中回响。母子两人毫不晓得疯狂的性交,薛刚鼎力的捏弄母亲的双乳,狠狠的干着。樊梨花舒爽的几次扭摆肥臀共同儿子的抽插,搏命的抬高肥臀以便小穴与肉棒连系的愈加亲近。:「哎呀……啊……啊……妈妈的好……好刚儿……乖儿子……大……

  刚儿……妈妈不可了……啊……要……要丢了……喔……「俄然樊梨花双手紧紧抱住儿子的背部,指甲陷入肉中,头部向后仰,娇叫一声,小穴猛然收缩咬住了薛刚的龟头,一股湿热的直泄而出,烫的薛刚龟头阵阵透心的酥麻直逼丹田。他发出野兽般的吼叫疯狂抽插,登时大量暖洋洋的精液狂喷而出注满了樊梨花的小穴,直爽的樊梨花全身悸挛。发出短促的满足的嗟叹声。

  可是薛刚那刚泄完的大不单没有萎缩反而更硬,薛刚仍疯狂的抽送,樊梨花不得不又投合着来满足儿子的性欲却不知儿子被媚药所害正危在朝夕。母子两人愈加激烈地性交。这时从远处走来一位道姑,纷歧刻便来到了两母子跟前。樊梨花一看本来是本人的师傅黎山圣母,不由的羞愧的叫道:「师傅……我……」黎山圣母一摆手到:「不消说了,为师看的出来,梨花,你救不了你的儿子,他中的是」奇淫合欢散「只要与童贞交合方能救的,不然会精尽人亡」樊梨花一听不由的心中一惊道:「师傅那可怎样办」不由的落下泪来。黎山圣母忍不住叹到:「冤孽!实在冤孽%A杴!只好为师来救他」

  樊梨花一听哭到:「师傅那不是要毁了你的道基吗?门徒怎样忍心如许」黎山圣母长叹一声到:「这就是孽缘,不的不如斯」说完脱掉身上的道袍显露了美好的身体。别看黎山圣母都70多岁了但因为修炼道术仙法又调养的好,望上去恰似30多岁仍然风华旷世,水汪汪的双眼有神而透入迷人的风情,芙蓉玉面、眼角虽有鱼尾纹但不减其风度反而添加了几分成熟、文雅的中年美态、粉红的面颊、性感、丰腴的双唇、身体线条、纹理清晰、一双雪白的、丰满的不住颤动的乳房恰似少女的乳房一样傲慢的向前矗立巨大肥满。粉红的乳头向两粒葡萄一样骄傲的长在乳房上诱人极了、雪白、圆润的肥臀向后傲慢的凸起一颤一颤的划出斑斓的臀波构成一道奇奥的弧线更显得身体凹凸有致、细长雪白的玉腿、纤纤一握的柳腰。合理的共同,几乎曾一分闲胖,减一分闲瘦。艳丽极了。腹下的三角地带,倒三角的阴毛富强、浓黑充满了无限的魅力的小穴新鲜的阴唇像花蕊绽放似的摆布分隔,两头一道深深的隙缝紧紧的闭着,美极了、艳极了。来到薛刚跟前。樊梨花一见仓猝把儿子推起,使得薛刚仰面躺在地上,那粗大的肉棒沾满了向上直挺挺、硬邦邦的矗立,巨大的龟头闪闪发亮,上面梨花的顺着棒茎流下。黎山圣母忍不住吸了一口寒气暗到:「好大、好粗,我能受的了吗?」但曾经不答应她想的太多了。他暗到了一声「罪恶」便跨骑在薛刚身上,把本人的小穴瞄准了薛刚的肉棒,双手分隔阴唇把穴口瞄准肉棒迟缓的向下把肉棒吞入小穴中,可是此时的薛刚早已得到了理智,欲火冲昏了思维,双手用力的抱住黎山圣母的肥臀粗大的肉棒用力的向上一挺冲破了童贞膜直捣穴心全根没入了小穴之中,只疼的黎山圣母神色发白、盗汗直流。全身一阵收紧,小穴处火辣辣钻心的痛苦悲伤使得她疾苦极了,终究薛刚的肉棒太大了并且她又是个童贞怎样能受的了如斯粗暴的插入,疼的圣母曼延泪水、玉牙紧咬。但薛刚只感应肉棒进入了一个又温暖又窄小的肉洞恬逸极了。大胀的难受他不由的用力的向上抽插,大在小穴中狠狠的抽动,童贞的血跟着大的进进出出而流了出来,黎山圣母被干的大汗直流……眼冒金星,阵阵的痛苦悲伤令她苦不胜言。两人激烈的交合着。跟着时间的消逝,黎山圣母感应小穴不在痛苦悲伤一种70多年从来没有过的酸酸的、酥酥的、麻麻的、痒痒的醉人的快感从小穴之中升起敏捷的在全身扩散,一波一波的冲击着本人的内心,不由的发出恬逸、酣畅的嗟叹声,全身也兴奋的发烧、发烫,媚眼微闭、耳根发烧、性感的红唇一张一合的喘气着,粉嫩的小香舌不住的舔着双唇,身体跟着大肉棒的抽送而上下崎岖,臀部也一前一后的挺动起来并且是越动越快几乎疯狂了,忙的圣母香汗淋淋,道髻也开了秀发狼藉的跟着摆动而飘动,娇喘连连。小穴的嫩肉不住的被大肉棒带入带出,和血水四周飞溅。黎山圣母发出叫春一样的嗟叹声:「唔……唔……好美呀!…

  …哎呀……啊……好爽!……」她双手抓着本人的丰满的双乳不竭的自我捏弄、揉搓发出亢奋的浪哼声。她时而摆布套动时而前后挺动,偶而也会在薛刚的跨上不住磨动,越流越多把两人的胯间都沾湿了。黎山圣母被干的欲仙欲死不由的骚浪的叫到:「啊……啊……好美……

  「扑滋」「扑滋」的交合声使得黎山圣母愈加情欲高亢,粉颊绯红,只见她急摆肥臀狂丛直落不断上下套动,丰满的小穴紧紧的套弄着肉棒,薛刚被美好的小穴套动的大肉棒愈加粗壮,不由的上下挺动腹部投合着骚穴,一双手也不甘孤单的狠狠的捏揉、把玩着圣母的那对上下晃悠的大乳房:「啊……

  好美……好大的乳房……又肥又大……我好恬逸……啊!「薛刚不住的把玩,把两个乳头揉捏的硬胀矗立。黎山圣母愈加意乱情迷,亢奋不已,贪婪的享受着男女之乐。斑斓的面颊充满了淫媚的脸色忘我的耸动」啊……啊……好……好美好的……交合……啊……我……白活了70多……年……啊…

  啊……用力……爽……死……人……啦……唔……「此时两人早已健忘了在荒原之中,黎山圣母完全沉浸在鱼水之乐之中了,极端的快感刺激的她,全身亢奋,肥白的臀部疯狂的升降,每一次大都深深的插入小穴又快速的退出,次次巨大的龟头都撞在花心之上,酥麻的快感传遍全身,浓黑的阴毛湿淋淋的贴在小穴四周,两片阴唇向外翻出,大把穴口撑的大开,狠狠的抽插几乎要把小穴干穿似的直爽的黎山圣母放声浪叫:」哎呀……啊……插死我了……啊……

  快用力……好美……我的大……亲哥……我当前也不……修仙了……我要大插穴……啊……不可了……我要……爽飞了……啊……啊……飞了……「黎山圣母一声尖利、兴奋的大叫双手紧紧抓住薛刚的肩膀头部向后仰,小穴死命地磨动不住的收缩夹紧的吸吮着龟头。黎山圣母全身痉动一阵难忍的酥麻从花心泄出大量的,只泄的她酥软无力满足极了,全身伏在薛刚身上,娇喘连连、面颊亢奋的苍白、潮湿的打在薛刚的大龟头上直刺激的大肉棒好像发烧的铁棒一样愈加胀大把小穴撑的更大、更满,直爽的薛刚好像野兽一样疯狂的抽动,直干的黎山圣母完全没有了气力投合,阵阵的酥痒疯狂的在全身燃烧。伏在薛刚的身上双眸微闭尽情享受那抽插的快感。丰满的乳房猛烈的崎岖摩擦着薛刚的胸膛,口中发出的声音:」恩……恩……恩……

  爽……真的好爽……啊……「两人疯狂地性交直看的旁边的樊梨花全身难受双手不住的在本人的双乳、小穴上揉捏、扣弄,小穴之中流出跟着时间的推移,黎山圣母被干的泄了又泄,泄的全身酸软,小穴红肿,穴口大开,这时薛刚俄然把黎山圣母推倒整小我伏在圣母身上疯狂抽送完全不给圣母投合的机遇鼎力抽插,口中发出高声的吼叫:」啊……好……美……好……美的小穴……

  一阵疯狂的极挺,次次狠狠的撞击花心,直撞的圣母四肢百骸恬逸酥麻极了,俄然大死命地顶在花心上,一阵胀大大量湿热的精液好像喷水一样射入黎山圣母的小穴之中。大尽量往内伸去,冲击着圣母的花心。直爽的圣母浪叫「啊……恬逸死了……啊……好烫……好美……啊……

  射入子宫了……啊……大……好……厉害啊……小穴不可了……啊……又要泄了……「黎山圣母感觉花心一阵奇热,强烈的抖了几下,双手紧紧的抱住薛刚发出满足的嗟叹声,全身痉动不已,此时的樊梨花也的泄了身。三人静静的躺着享受着美好的感受。过了一会因为童贞原阴的滋养薛刚的媚毒曾经解去了,醒了过来回忆适才那美好的感受不由的显露笑容,看着樊梨花和黎山圣母两具完满无暇的胴体。樊梨花和黎山圣母两人被看的娇羞无限的微红脸庞的低下头轻声的道:」小坏蛋还看,适才让你干的还不敷吗?「薛刚一听满意的大笑,双手别离搂过两人,在两人丰满的双乳上捏揉,同时说道:」适才还对劲吗,我的小乖乖们「樊梨花红着脸点点头娇嗔到:」小混蛋,我是你母亲怎样叫我小乖乖「黎山圣母也嗔到:」没大没小的「薛刚双手用力的捏弄,只捏的两人全身酥痒的说道:」在我小弟弟面前,你们就是小乖乖,不合错误吗?你们适才还对劲吗?「

  两人点点头到:「对劲极了,从来没有这么对劲过」薛刚满意的到:「那么你们两人嫁给我吧,做我的老婆好欠好」樊梨花一听责备到:「刚儿,怎样没大没小的,我是你的母亲,今天被你干的很爽早已把身心都给了你,但当着人们的面前的时候我仍是你的母亲,暗里里你能够叫我娘子,可是师傅是个修道之人你怎样也口无遮拦的乱叫」黎山圣母一传闻道:「门徒不要怪他,师傅今天尝到男女交合的味道后,才体味到什么是只羡鸳鸯不羡仙了。太欢愉了,我到是情愿嫁给刚儿」薛刚一听满意的笑到:「好,不外我仍是喜好在性交时你们是我的母亲、师婆那样更刺激,我的两位爱妻」两人娇羞地奇声到:「随你了,小坏蛋」薛刚一见两人的媚态不由的一股欲火从丹田流遍全身,粗大的肉棒又蠢蠢欲动的硬挺起来恰似大棒槌一样,樊梨花和黎山圣母一见身体也倡议热来小穴不盲目的流出,气味也粗浊起来,不盲目的伸手握住薛刚的大肉棒来回的抚弄,薛刚被两只玉手摸的全身发烧大肉棒愈加坚挺巨大的龟头流出水来闪闪发亮,不由的贪婪的捏弄两人的乳房来回的吸吮两人的红唇,两人被弄的媚眼如丝,显露饥渴、的脸色,薛刚仰身躺在地上,樊梨花伏下身体握住儿子的大伸出香舌舔弄儿子的龟头不时的含住龟头一阵吸吮,一只手在肉棒上下套动另一只手玩弄儿子那两个大卵蛋。时而伸出香舌在龟头四周舔弄用舌尖教唆马眼刺激的薛刚龟头发硬流出水来;时而又把龟头整个吞入嘴中敏捷吞吐爽的薛刚叫到:「啊……妈妈……好会……弄……小嘴……好……

  用力吸……「此时的黎山圣母跨骑到薛刚的脸上,薛刚伸出舌头舔弄湿淋淋的小穴,手指也不诚恳的悄悄的来回撩弄黎山圣母浓密的阴毛并不时将手指插入小穴肉洞内扣弄着,滑溜的舌头矫捷的猛舔那潮湿的小穴撩拨着吸吮那新鲜突起的小阴核,黎山圣母被撩拨的媚眼微闭、嘴唇微张、满身酥麻娇喘不已、情欲高炙、众多、嗟叹不竭」哎呀!刚儿……乖徒孙呀!……我要……要被你玩死了……「黎山圣母酥麻的双腿哆嗦不只阴部死命地向上研磨,小嘴发出急促的喘气,双手发泄似的揉动本人的双乳,弄的乳头发硬发胀雪白的乳房变形急速崎岖,这时舔弄儿子大肉棒的樊梨花在也不由得欲火和所带来的刺激,爬了起来火烧眉毛的握住儿子的大把小穴瞄准大,迟缓的坐下去,直至大全根没入小穴,又充分又胀满不由自主的发出满足的感喟声:」哦……哦……

  不由的摆动肥臀上下挺动,薛刚向上用的投合,在的刺激下他感觉母亲的小穴湿湿热乎的干起来的味道太美好了不由的加速了向上挺动的速度用力的抽插,每一次抽送都使大深深的插入小穴狠狠的撞击花心,阵阵酥麻、酸痒的快感从小穴升起,樊梨花放浪的上下摆布的挺动雪白的肥臀大起大落的拍打着儿子的胯间发出「啪!啪!啪!」的声音,爽的樊梨花全身亢奋双手搂过师傅搏命地吸吮师傅的双唇,同时双手发泄似的在师傅那圆润的乳房上捏弄狠狠的扭着,黎山圣母也激烈地响应着门徒的动作,在门徒丰满的乳房上来回的吸吮、舔弄,薛刚被刺激的热血沸腾,下身用力的重重地向上抽插同时舌头和手指也在黎山圣母的小穴中敏捷的抽动、舔弄。爽的樊梨花发出淫浪之极的啼声:「恩……哦……好美……儿子的大……好热……好大……干的妈妈……的小穴……

  儿子……快干妈妈的淫屄……用力……干死妈妈……用你……你那大……用力干妈妈淫贱的……大骚屄……啊……妈妈的亲儿子……好厉害……啊……「樊梨花疯狂地摆动肥臀头发不住的摆动,发出歇斯底里的浪叫,发泄着心中的快感。黎山圣母被弄的也高声的嗟叹:」啊……恩……好……好徒孙……你的手指……好……好厉害……用力插……我的骚穴……啊……刚儿……你舔到师婆的……

  好爽……「薛刚听着两个艳妇的浪叫,大更是用力的干着妈妈的淫穴,嘴也不住的弄着师婆的骚穴,三人陷入了性欲的怒潮之中,激烈的交合,性器连系发出的」扑滋!扑滋!「的声、薛刚野兽般的喘气声、两女疯狂的嗟叹声交错在一路不断的在荒原中回响。两女被弄的香汗淋淋、欲仙欲死死力的摆动肥臀投合。樊梨花发出浪叫:」啊……刚儿……我的乖儿子……哎呀……被你干死了……我的心肝宝物……你的大……真粗……真长……真硬……真热……啊……

  把她的淫穴干露……快让她爽……好……人……好……干我的小穴……啊……「她死命的在两人的交合出揉动,一只手狠狠的掐着樊梨花的乳房,媚眼微张的看着薛刚的大在他母亲的骚穴中进出,薛刚被两个艳妇的浪啼声刺激的全身沸腾疯狂的挺动,头部从黎山圣母的胯间伸出到:」啊……

  她发泄似的浪叫:」啊……啊……啊……哦……刚儿……啊……不可了……妈妈要……要泄了……用力……妈妈……啊……啊……「樊梨花一阵急速的上下耸动之后死命的抵住儿子的肉棒龟头摩擦,满身一阵哆嗦,小穴一阵急促的收缩,滚热的阴精狂泄而出。她泄的全身发软,不住的嗟叹。全身痉动。

  满足已极的享受着飞腾的快感。黎山圣母一见孔殷的到:」门徒,快点下去……师傅要……要刚儿插穴……快……师傅受不了了……「说焦急切的站起来,趴跪在旁边的地上肥满的臀部向后的翘着不住的摆动,湿漉漉的淫穴向后开着,滴滴答答的流着,黎山圣母的叫到:」刚儿……快…

  …师婆……要……要你用大……插我的小穴……快点来吗……我要……「薛刚一听翻身把母亲压在地上敏捷的抽出了大。只听」扑滋「一声大从小穴中出来了,一股从樊梨花的小穴中射出来不断的流着,腥臊极了,弄的地上一大片。樊梨花发出极端酥麻的嗟叹声享受着飞腾的快感。

  薛刚来到黎山圣母的死后,从后面把大瞄准不住张合的小穴,双手拉住黎山圣母的肥臀用力的向前一挺粗大的敏捷的没入了淫穴之中,爽的黎山圣母常常嗟叹了一声,直感觉小穴又胀、又痒、又麻,百味齐备不由的的向后耸动肥臀并腻声的叫到:」好……刚儿……好……好大……好粗…

  的声音。黎山圣母的娇躯猛烈的前后耸动、秀发向下乱舞、肥大的乳房前后猛烈的跳动恰似要掉了下来,薛刚从后面抓住双乳用力的捏弄、把玩,下身狠狠抽插次次直顶花心爽的黎山圣母四肢百骸都酥麻不已,快感不竭不由的忘情的向后摆动肥臀投合发出欢快而的啼声「啊……啊……好刚儿……

  我爱你……啊……啊……好美……亲亲……小乖乖……用力……啊……「的啼声刺激的血气方刚的小伙子迸发了全身的潜能飞快的抽送直干的黎山圣母向前猛耸,脸庞趴在地上发出」唔唔「的嗟叹声薛刚大叫到:」干……干死你……老妖婆……都这么大年纪……仍是童贞……啊……我要你试试……大的厉害……插……你个骚屄的味道……美不美……

  啊……「疯狂地交合,两人忘我的嗟叹着。黎山圣母满脸醉人的媚态在也不是哪个不苟言笑、清高冷傲的道姑了反而是个娇媚、,委婉承题的荡妇,极端的快感刺激了她的身心终究迸发了骨子里的和空虚的情欲」啊……啊……好美……啊……大……大哥哥……

  用力干师婆的小穴……师婆全都给你了……啊……「薛刚努力的抽送干的阴唇翻进翻出的流个不竭,流到地上。薛刚又干了数百下只感应黎山圣母满身一阵哆嗦,阴户里急促收缩不住的吸吮着龟头夹的龟头爽极了」啊……师婆……师婆的小穴……夹的我爽死了……哦「」啊……

  啊……师婆……的好……好刚儿……用力……干……啊……爽死了……啊……好宝物……干死师婆了……啊……不可了……要来了……「她疯狂向后耸动肥臀,全身痉挛阴精泄了出来,爽的她全身酸软向前趴去,大顺着穴口而出。黎山圣母发出」哦哦哦哦「的嗟叹声。小穴一张一合的流着,穴口被大弄的洞口大开不住的收缩,她整小我趴在地上享受飞腾的余韵。全身恰似刚从水中捞出一样。薛刚此时诚恳不客套的来到母亲的身边把大插入了刚被干完的小穴中抽插起来,干了数百下又来到黎山圣母的身边插入仍在兴奋中的小穴中。如斯来去的在两个小穴中抽插,一小我独享两位艳妇的肉体跟着时间的推移樊梨花和黎山圣母被干的泄了一次又一次,泄的两人全身乏力亢奋之极,流了一地。薛适才在母亲的小穴中射入了滚烫的精液。恬逸的趴在母亲丰满的肉体上享受着。

  门徒,刚儿。我要走了,你们母子也回营去吧「薛刚一听急到:」宝物,你不是说嫁给我的吗?怎样还要走「黎山圣母叹到:」我也舍不得你呀,但我们的关系是不被社会所容的,那会毁了你的,我们只要暗里如斯,我必需归去的呀。我们当前还有再见的日子,我的乖乖「樊梨花也道:」刚儿,师傅说的对呀。我们不克不及名目掌胆的如斯,你不要难为师傅了「黎山圣母穿好衣服含泪向远方而去,那夸姣的身体消逝在远处。薛刚呆呆地看着那远去的背影,樊梨花娇嗔到:」刚儿,不要看了,这是没有法子的事,你还看什么,瞧你那魂不守舍的样子「薛刚收回心神对樊梨花笑到:」宝物,我的好妈妈怎样你吃醋了,不要如许吗,你永久是我心中的最爱的人「樊梨花听了悠悠的叹到:」刚儿,现在妈妈把一切都给了你,你可不克不及不要妈妈呀「薛刚仓猝抚慰到:」妈妈,怎样会那,我会永久爱你的「说着贪婪的吻着妈妈微张的红唇吸吮着,一双手也不安本分的在樊梨花丰满的乳房上捏弄、揉搓,时而又把手伸入母亲的那仍在流着的小穴中扣弄,把玩阴核弄的樊梨花发出」唔唔「的急促的喘气声丰满的肉体不安的扭动,肥臀耸动的投合动手指的插送,一双手抓住薛刚的大肉棒急速的套动直把大肉棒弄的又粗又大的硬邦邦的矗立起来,薛刚的手在母亲的小穴不住的掏弄,弄的小穴横流薛刚捞了一把顺着母亲丰满的肥臀两头的深沟在母亲的屁眼出抚弄,不时把手指悄悄的插入母亲的屁眼中抽送,爽的樊梨花发出淫浪的嗟叹声,粉红的脸蛋泛着奇异的绯红,媚眼如丝、细长丰腴的双腿不安的踢动,薛刚一边玩弄一边道:」好妈妈,你还有一处处所没有给我那,我要吗「樊梨花嗟叹着:」恩……恩……哦……什么处所……妈妈……不都给你了吗……

  妈妈要儿子……的大……大……「薛刚到:」妈妈,我要插你的屁眼,那才是你的童贞地,妈妈给我吧「樊梨花一听媚眼如丝的道:」刚儿,妈妈……从来没有……从后面弄过……并且你的工具那么大……会疼的……不要了……「」不吗,好妈妈我要,我就要「双手加紧了在小穴和屁眼处扣弄,弄的樊梨花心痒难耐,饥渴无限,急需要抚慰不由的嗟叹的浪叫:」啊……啊……

  好……好儿子……不要在弄了……好……好痒……妈妈好忧伤……我要……妈妈承诺你了……快……快来干妈妈……」薛刚一听大喜极了让母亲趴跪在地上向上翘起肥臀,他来到母亲臀后,双手在肥嫩的臀肉捏弄大瞄准流着的毛茸茸的小穴用力的插了进去,只听「

  恩……恩……儿子……用力……用力干……妈妈的小穴……「薛刚凶猛的抽送抽插,大在小穴中敏捷的收支带出了大量的流到地上,直插的樊梨花舒畅以及,酥麻的快感一阵阵的传遍全身,直干的她满脸春潮媚眼发光恰似要滴出水来,香汗淋淋秀美的长发都贴在面颊上、双唇急速的张合发出一声声的啼声疯狂的向后挺动着肥臀投合着,雪白的双乳向下垂着跟着身体前后摆布的发抖,薛刚顺着母亲滑腻的背脊从后面抓住了双乳用力的揉搓、捏弄,乳房象大馒头一样在胀大,樊梨花发出爽极了的浪叫」啊……啊……好儿子……妈妈生的……好……好儿子……

  …小穴……好……好爽……啊……「这时小穴曾经被干的大开,好像泄洪一样流出使得大肉棒收支愈加顺畅,交合之声不停于耳俄然薛刚把插的过瘾的大肉棒整个拔了出来带的四周飞溅。樊梨花只感应全身一阵空虚要多忧伤有多忧伤不由的发出哭声道:」好……

  妈妈的乖儿子……好……哥哥……亲爹……我要……大插穴……「叫到一半俄然发出一声疾苦的」哎呀「的惨啼声。本来薛刚把拔出来沾满了的大肉棒瞄准了母亲的屁眼用力往里插去,整个龟头曾经陷入了屁眼的嫩肉之中,终究屁眼又窄又小没有颠末开垦何况薛刚的大肉棒又巨大非常所以疼的樊梨花全身收紧发出疾苦的啼声」啊……坏儿子……好……疼……快……快拔出来……妈妈的屁眼……好痛……不要插了……「因为母亲的肌肤收紧大肉棒无法在深切薛刚不得不按兵不动双手在母亲的乳房、小穴上捏揉、扣弄一边抚慰到:」妈妈……好妈妈……

  没事……一会就不疼了……」纷歧会在薛刚双手的魔力下樊梨花全身兴奋起来,肌肉也松动了发出嗟叹声,薛刚感应了母亲的变化,乘隙大肉棒用力的向前一挺「扑滋」一声全根没入了母亲的屁眼中。樊梨花不由惨叫一声「哎呀……好疼……不可……儿子快拔出来……太疼了……」疼的樊梨花满眼泪水,神色苍白,额头直冒盗汗,她只感应屁眼中火辣辣的发胀、痛苦悲伤难忍不由的用力的向前挣扎想脱节大。但薛刚双手紧紧拉住母亲的肥臀不让她挣脱同时他感应屁眼中的肉棒被紧紧的包抄着又胀、又忧伤不由的抽动起来,大肉棒在屁眼中收支涩涩的很是坚苦可是有一类别有味道的快感从大肉棒传遍全身,薛刚愈加兴奋的抽动,樊梨花却惨叫连连满身痛苦悲伤欲死,恰似扯破了般不由的搏命挣扎啜泣的哀求到:「好……好儿子……妈妈……受不了……不要……好疼……

  疼死妈妈了……啊……呜呜……不要……儿子……快停下来不要插了……妈妈求你了……「她挣扎着反而恰似共同着薛刚的大肉棒的收支,那中撕心裂肺的痛苦悲伤使得樊梨花两眼无光、神色苍白如死一样。跟着薛刚抽插的时间的消逝,樊梨花感应屁眼中并不在那么痛苦悲伤反而慢慢的一种难言的麻辣、酥麻,伴着少许的痛苦悲伤的不出名的快感从屁眼中传遍全身,她也不在喊疼了,而是悄悄的扭动肥臀来共同儿子的抽插,薛刚这时感应屁眼并不像刚起头的时候那么涩反而湿滑了起来使得大肉棒收支的酣畅多了,不由的加速了抽送的速度,狠狠的抽送,樊梨花也体味到了另一种小穴所没有的快感不由的摆臀投合起来,胯骨撞击肥臀发出」啪啪「的击打声,樊梨花又起头胡言乱语起来」啊……好……好儿子……不疼了……好过瘾……用力……插妈妈的屁眼……好爽……啊……乖儿子……的大……大……好……好棒……干的妈妈的屁眼又……

  …好……个屁眼妈妈……太妙了……「两母子忘我的性交死力的共同发出的啼声在空阔的荒原中传着。樊梨花胸乳急速的崎岖前后晃悠恰似要掉了下来,乳头又硬又挺,小穴之中不竭的流出全身香汗淋淋但她仍然疯狂地向后挺动投合。薛刚也忘我的抽动大肉棒,次次深切屁眼狠狠的猛干,双手也不住的在母亲肥嫩的乳房和小穴上来回玩弄。在如许的三面的夹攻下樊梨花被一阵阵极端的快感降服了,只要急速的喘气通过嗟叹来发泄本人的欢愉」啊……好恬逸……我的好……

  哦……哦……干……干烂你……我的妈妈……「母子激烈的交合,一波波的快感和的刺激使得母子两人愈加忘乎所以的性交。樊梨花承受着大肉棒一波又一波凶猛的攻击,全身酥麻屁眼的深处又痒又酸麻不时的传遍全身每一处处所,小穴中也不竭的收缩,不竭的涌出樊梨花兴奋的高声嗟叹:」啊……妈妈的好……好儿子……好老公……太美了……大儿子……

  啊……不可了……妈妈要泄了……啊……啊「薛刚加速了抽插的速度越插越快,越插越狠,樊梨花全身一阵哆嗦屁眼收缩的咬着大,花心一阵扩张一股急泄而出,小穴张合不已。樊梨花发出满足的嗟叹,薛刚从母亲的屁眼中拔出大快速非常的插入了母亲极端兴奋的小穴之顶用力的抽插,爽的樊梨花又兴奋起来疯狂投合,母子两人疯狂的性交健忘了一切在儿子大肉棒的无力的操穴下,樊梨花泄了一次又一次泄的她全身无力的仰躺着,薛刚伏在母亲的身上大肉棒仍在敏捷的抽动,干了二百多小薛刚只感应龟头一阵舒爽不由的大叫:」哦……好……好妈妈……动起来……

  妈妈又泄了……「两母子紧紧的抱在一路享受着飞腾后的快感,粗浊的呼吸在荒原中回荡。两人都满身是汗,薛刚温柔的抚摸着母亲的身体问到:」妈妈,你欢愉吗?儿子干的你爽不爽「樊梨花羞怯的道:」妈妈从来没有这么爽过,这些年来,你父亲因为和平还有他有好几位夫人都很少碰母亲,妈妈今天太欢愉了「薛刚仓猝道:」妈妈,那么当前儿子天天让你欢愉,好欠好「樊梨花羞怯的点点头。

  薛刚看着母亲的羞态不由的满意的笑了起来。两人歇息了一会才起身穿好衣服,预备回营,可是因为樊梨花泄的次数太多了,全身乏力怎样也站不起来了,薛刚只好把母亲抱上马背,本人也跨上战马从后面抱住母亲免得她落马,把另一匹马牵着向玉龙关而去,不知不觉来到了玉龙关不远处,薛适才骑到本人的战顿时,樊梨花只好把住马鞍免得掉下马来,两人接近关口才看到关上曾经换上了大唐的旗号,本来樊梨花和薛刚去追敌将之后,薛丁山便率军夺关,因为守关主将逃跑,薛丁山没有费什么事便夺下了关口。樊梨花和薛刚一见仓猝叩关,城上士兵一见是她们母子仓猝传递薛丁山。薛丁山把两人接入关中,传闻老道以死大喜不已,听到樊梨花也累的很便让两人各自去歇息。大唐戎行便在玉龙关休整预备想西凉下一关进发。

  温暖提醒:标的目的键摆布(←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前往目次

  我的藏书架

  将本书插手书架

  章节错误/提示更新

  读读多小说网 请多多支撑!

  想要阅读更多小说最新章节请前往读读多小说网首页,永世地址:

(编辑:admin)
http://nicolahume.com/xjj/3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