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回痴情女沉浸新婚夜薛丁山一打樊梨花

作者:admin 来源:未知 点击数: 发布时间:2019年07月22日

  樊梨花智激薛丁山,薛丁山闻听此言剑眉倒竖,虎目圆翻:丫头,少要吹嘘,就是刀山油锅,某也不惧,拿命来。薛丁山脑子一热,双脚点镫,两手端枪,在后边就追来了。攀梨花,心中暗喜。出了两军阵约有十里地摆布,昂首一看,山岭堆叠,怪石横生,前面有一片树林,樊蜜斯催马进了树林。回头一看,薛丁山也迫过来了。樊蜜斯抬脚把三尖两刃刀挂上,把脸上的汗擦了擦,等着薛丁山。

  眨眼之间,薛丁山就到了,手里提枪,提防上当,左看看,右瞅瞅,看样子并无伏兵。昂首一看,孤独单、冷僻清就是樊梨花一小我,刀还挂上了。薛丁山就更愣了,他在离樊梨花三丈多远的处所把马带住,用枪二点:呔,樊梨花,你把我骗到此处,有何话讲?二路帅,请你且息雷霆之怒,慢发虎狼之威。为什么我把你请到这儿来?由于这里不是疆场,你我也不是仇敌,容我申述肺腑。讲。薛丁山端着枪,瞪着眼,盯着樊梨花。

  樊蜜斯一不着慌,二不着忙,一伸手,从兜里把师父那封信拿出来了。二路帅,你先看看这封信,看完了我再给你说。樊梨花把信给他扔过去了。薛丁山一看信落到马前,用大枪的枪尖把信挑起,然后取下来展开观瞧,本来里边装有两封信,一封是王禅老祖的亲笔,一封是黎山圣母的手札,两封信的内容大致不异,都是从中为媒作保,要丁山和梨花结为夫妻。两封信言词诚心,动人肺腑。薛丁山把这两封信频频看了几遍,一语不发,呆若木鸡。他想:我师父王禅老祖可是好人哪,他白叟家处事既有分量,又有把握,为我的终身大事选了樊蜜斯,足见我教员在我的身上破费了心血。再说黎山圣母,虽说我没见过,听我师父给我讲过,那是位武林高手,道德高深的落发人,等闲不管闲事,能亲身出头具名,把樊蜜斯引见给我,申明对我也很是注重,同时也足见樊蜜斯是个光明磊落之人,这件事叫我怎样办呢?说良心话,他是真喜好樊梨花。窦仙童虽然和他成亲了,可是他总感觉不那么得劲,觉着她是占山为王的女人,这个婚姻几多有点强迫的性质,因而他老是不那么利落索性。要讲心里真爱慕的,就是樊梨花。丁山又想,大要我教员和黎山圣母不晓得我此刻曾经成婚,看样子樊蜜斯也不知此事,可是本人不克不及不告诉她呀!

  薛丁山想罢多时,把信折叠起来,带在怀中,归去见爹爹好有个交接呀。他又想到,我是须眉汉大丈夫,能在女孩家面前羞羞答答吗?有什么我就说什么。他兴起勇气,把头抬起来:樊蜜斯。啊,二路帅,信你看大白了吗?看大白了,不外樊蜜斯,薛某曾经完过婚了。在疆场上你见过的窦仙童,就是我的夫人,樊蜜斯,这封信我收到晚了,你我二人的婚姻大事看来是办不到了。请你转告贵恩师,我多谢她的盛意,但愿她合情合理,能谅解我。樊梨花一听,凉了半截。

  二路元帅,话不克不及这么说。当然我教员是不领会内情,可是她白叟家业已亲笔写了手札,将我樊梨花的终身许配于你,要辞婚倒也不难,你能够去向老祖和圣母当面讲清,这个话我是无法启齿呀!薛丁山真感应进退维谷。

  正在他们无法决定的时候,树林外一阵马蹄声响,薛丁山昂首一看,来人恰是程咬金。老程来到近前下了坐骑,看看丁山,看看梨花,樊蜜斯满面害羞,低下了头。薛丁山也感受很不天然:爷爷,您来了?来了,丁山哪!看你们两人仿佛碰见了为难之事吧。樊姑娘,你还不领会我吧?我是鲁国公程咬金。我这小我哪,是个热心肠,好给人排难解忧,你们要有啥为难的事,只需给我讲清晰,我就能给你们做主。樊梨花传闻是程咬金,仓猝上前见礼:鲁国公,樊梨花这厢有礼了。免礼免礼。樊姑娘,你有什么事呀?樊梨花瞟了薛丁山一眼,又低下了头。薛丁山赶紧把老程拉到一边,把手札拿出来让他看。程咬金把眼一瞪:你不晓得爷爷不识字吗?那我给您念念。可不许胡改啊,写什么就念什么。

  薛丁山把信念完了,老程手捋须髯哈哈大笑:姑娘,我看这是件功德,有你们二位教员做主,你要愿意的话,我老头子愿给你们保媒。你说句实话,筹算怎样办?

  樊梨花怎样办呢?并不是说她的脸皮厚,非要嫁给薛丁山不可,而是其实厌恶杨凡。她一看老程愿从中保媒,只得说道:老爷爷,既然信您已听过,那么我教员和王禅老祖的意义您是晓得了。可是二路元帅曾经有了妻室,我要许配于他,让他为难,我心里也觉欠好受;不遵师命,无法向教员交接。老爷爷,您看怎样办妥?

  噢,说得对。樊蜜斯,要依我说,既然你们两边的教员都已为媒做主,六合君亲师,师徒如父子啊,教员的活你们不听,还听谁的?所以,你和丁山这门亲事,是板上钉钉,决不克不及更改,听我的话,这事就这么定了。至于丁山这方面,确实有了老婆,这事怎样办呢?我是如许想,不管谁先来谁晚到,事实谁当正印夫人,还得看能耐,看技艺,看功绩,由国度来决定。你先别算计这事,能够跟皇上商议商议。至于你们家那方面,你爹同意吗?你哥哥同意吗?你母亲什么意义?你还得说通了,两方面都欢快,才能成全其事。关于丁山这方面,有你们教员作媒,一切好办。别的我再问问你,你们两个的婚姻定了当前,这寒江关怎样办呢?我们仍是两国的仇敌呀,这个你得申明白。老爷爷,我跟二路元帅还没有说到这,你既然问到这,我能够给你讲,我的意义要献关归唐。唐皇帝是有道的明君,恩义布于四海,老苍生很是反对。六国三川的人马,是不义之师,不应当提出无理的前提要挟大唐,无故发兵抨击打击大唐的疆土,这既不得人心,满朝文武也不愤,倒行逆施,迟早必败。我虽然是个女流,也看得清清晰楚,我师父也是这么讲的。既然我跟二路元帅薛丁山有这个婚姻关系,寒江关我们就献出来了,关里的戎马、军需、物资,全数归为大唐,你看若何?好。梨花真是深明大义,做得对。不外你爹、你哥哥什么意义?关于这一点,请白叟家安心。分手之后,我回寒江关。咱把时间拖得长一些,五天当前您听信儿,只需我在寒江关城楼上挂起白旗,就是大功乐成了,也就是说我爹他们都愿意了,我们就献关归唐。到那时候,我但愿老爷爷可以或许亲身到寒江关来一趟,跟我父母见碰头,一谈论领受关城的事,二把我们的婚姻大事给定下来。

  哈哈,你想得真殷勤,跟我心里想到一块儿了。我们就说一不二,五天为准。五天当前,你在城头上挑起白旗,爷爷必然赶奔寒江关,次要的是给你提媒。提媒之后,钉是钉,铆是铆,放松日期,你们夫妻结婚,我还等着喝你们的喜酒呢。樊梨花满面飞红,和二人辞别,转回寒江关。

  薛丁山低着脑袋,唉声叹气。老程拍了他一下:丁山,你还有啥不肯意吗?老爷爷,说句良心话,我很喜好樊蜜斯,再说又有两位名师从中为媒,您又从中担保,并且我们还能获得寒江关,我有什么不肯意的?最使我脑袋疼的就是我爹。他一听见这种事,非发脾性不成,见着我爹可怎样说呢?所以我有点害怕。哎,丁山哪,万马军中你都不怕,跟你爹措辞你怕什么,安心吧,这件事包在我身上了。

  程咬金带着薛丁山回到阵前,爷儿两个叮咛收兵,大师回了营盘。一老一少在营门外下马,灰溜溜赶奔中军宝帐。这时候,唐王李世民、军师徐懋功、无帅薛仁贵,都在大帐中听信儿。满营众将排列两厢。薛丁山赶紧来到父亲面前,躬身见礼:父帅在上,末将交令。丁山,两军阵前往战樊梨花,胜负若何?回爹爹,也没打败,也没打胜。这话是什么意义?老程一听赶紧过来了:仁贵呀,我们就得说是大获全胜。你看,樊蜜斯收兵撤队了,我们也安然回来了,这不就是打了胜仗吗?别的仁贵哟,我给你贺喜了。白叟家,此话怎讲?你可别生气啊,你又多了个儿媳妇。樊蜜斯把终身大事许配给丁山了。

  老程劈头盖脸地R啷这么一句话,谁不惊讶?薛仁贵闻听此言腾地脸一红:白叟家,此事当真?这事有闹着玩儿的吗?确切不移呀!这一下可把薛仁贵给气坏了。他把虎胆绰起,刚要拍桌子发脾性,程咬金赶紧注释:仁贵你等等,你得让人家把话说清晰。丁山,把那信拿出来,让你爹先看看。薛丁山从怀里把这两封信拿出来,双手呈上。薛仁贵不晓得怎样回事,等把信从头至尾看完了:啊,是这么回事。王禅老祖谁人不知?黎山圣母哪个不晓?两位世外高人给儿子从中为媒,这事怎样办呢?薛元帅把这两封信呈给军师,军师、皇上都看了。李世民看完了不单不生气,反而乐了,他看看薛丁山,瞅瞅程咬金:丁山哪!既然两个世外高人都从中为媒,朕看这事是不克不及更改了,我也愿意。薛大帅,你说呢?万岁,您看着办吧,我也是进退维谷。大帅,朕从中作主,此事就定下来吧。程咬金一听欢快了:这才叫有道的明君。万岁,你听我说,不成是婚姻的事,人家樊蜜斯还说了,要回城挽劝她爹爹、哥哥,献关归唐。真要把寒江关得过来,三川六国的消亡,就在面前了,樊蜜斯立了特大的功绩一件。陛下,你可不克不及不屑一顾呀。老国公安心。朕做到心中无数,真要这么做到了,我必然重重加封。薛丁山见皇上做主,这才破涕为笑。

  薛仁贵回到后帐,把这件事给两位夫人说了一遍,让她们给窦仙童注释注释。夫人给窦仙童一说,窦仙童暗示不算计什么,再说疆场上樊蜜斯要不是手下留情,哪有本人的命在。薛仁贵见夫人、儿媳妇、女儿都愿意,本人心里也宽敞多了。

  面前是不再兵戈了,就等寒江关的信儿了,可是五天过去了,老程努目往城上观瞧,不见白旗。贰心里疑惑儿,樊梨花这小我措辞不会不算数。怎样到了日子还没挑白旗?莫非是城中有了变化?或者樊梨花对这婚姻又不合错误劲了?真叫人莫明其妙。比及六天了,仍然没挂白旗,程咬金就仿佛热锅上的蚂蚁,满营众将也有点焦急了。又过了五天,程咬金一想,坏了,甭问,必定是工作起了变化。也许樊梨花归去一说,他爹爹分歧意这门婚事,或者分歧意归唐,他们耗子动刀窝里反了,再否则就是三川六国派来什么人了。老程一想,我非得进城问问不成,不问一问欠好办哪!我在皇上、军师、大帅和满营众将面前大包大揽,红嘴白牙说完了,此刻工作一变化,叫我怎样见人哪!程咬金连觉都没睡好。到了十一天头上,老程正在帐篷里忧愁呢,报事军兵撒脚如飞到了他面前:国公爷,万岁、大帅有请。老程来到大帐一瞧,,世人脸上都带着笑容,仿佛有严重喜事。一问才晓得寒江关已挂出了白旗,皇上问老程下一步怎样办,老程说道:我跟樊蜜斯是这么定的,只需一挑白旗,我就赶奔寒江关,一是谈谈接关的事,二是为丁山提亲。大帅,你给我一支令箭,此刻我就去。老国公,叫您多受累了,一切大事就全奉求您了。为国是奔波,没说的。老程带着八彩礼品,四十名亲兵,跟世人辞别,赶奔寒江关。

  老程来到寒江关下一看,寒江关的士兵公然放下了兵器,可是他不见樊梨花也不敢进城。老程把马一带,冲城上说:列位辛苦了,我是唐营来的,我叫程咬金,要见你家蜜斯樊梨花。国公爷,我们都晓得了,樊蜜斯派我们挑着旗;把城门开开,说你要来了,让你稍候一会儿,我们蜜斯来驱逐。这就对了。有劳你们的大驾,给送个信儿吧。好,顿时就去。

  有人一拨马送信儿去了。等了一会儿,见一队女兵骑马出来,排列摆布,樊蜜斯也骑马来了。樊梨花在顿时一躬身:白叟家,您来了。来了。请。樊梨花把程咬金接进寒江关,来到帅府门外。有人扶着程咬金从顿时下来,老程命人抬着八彩礼品、腆着大肚子,进了帅府。程咬金发觉环境有点特殊,非论从戎的仍是当官的,包罗樊梨花在内,脸上没有笑意,不是那么欢喜,似乎每人都有点苦衷,老程心里也觉有点压制。按理该当说到了帅府门前,樊洪得出来接我,你是寒江关的大帅,既然你献关降服佩服了,只让你女儿来,像话吗?当然梨花是不克不及少,可是你也得在场啊,到了此刻连小我影都没见着,这是为什么呢?老程一边走一边思惟,就来到了两头大厅。樊梨花把帘栊打开,让程咬金进了屋。老程往屋里一看,这里安插得朴实庄重,正地方椅子上,坐着个老汉人,丫鬟婆子在两旁陪同,屋里边没男的。老程一想,可强人家西凉就是这么个老实,我按着华夏挑弊端不合错误呀。

  老程正在发愣,樊蜜斯作了引见:老国公,这是我母亲何氏。娘啊,这就是鲁国公程咬金。噢。何氏老太婆站起来,很是客套,给老程见礼。程咬金坐在客位,樊梨花站在母亲死后,又把头低下了。程咬金感受这屋里头也十分压制:夫人哪!请问大帅、少帅都到哪里去了?老国公,是这么回事。前些日子梨花从疆场回来,跟她的父兄提到她的婚姻和献关归唐的事。一起头,她爹、她哥都不太欢快,后来我们一家报酬这事吵嘴了三天,终究老元帅想通了,少帅也想通了,这才决定献关归唐。不外我那老头子挺倔,我那俩儿子也随他,总感觉有点抹不开。他们的意义,在两军阵前挨了打,受了伤,现在又归降了人家,感觉脸面上过意不去,所以他们躲起来了。躲到哪儿去了?回家乡去了。一是先遁藏几天,二是留个别面,他说得大白,比及唐王进关当前,过三过五,派人去请他,给他转转脸面,也比力都雅,他们再回来。噢,是这么回事。老汉人,本来咱是两国的仇敌,他们爷儿仨在两军阵前都受了伤,冷不丁地要转过这个圈来,也不容易。等我们皇长进城,必然前往盛大驱逐。

  老国公,我再给你说清晰,我们大帅临走之时交待得大白,梨花的婚姻大事,要求你作主作到底,我们家都情愿,情愿将梨花的终身许配给二路元帅薛丁山。别的,城中的戎马、粮草、库府,所有的工具全都交纳给大唐。梨花呀,你快预备打点接交手续。是。谨遵娘命。

  樊蜜斯转过身来,托过一个盘子,上面有一颗铜印,就是寒江关的大帅印,旁边有个本儿,老苍生有几多人,叫什么名,都在这册子上。在旁边,还有个簿本,记实着金银物资、戎马器械的数目,全都清清晰楚。程咬金就作了接交手续。程咬金很是欢快,全都接了过来,又命人抬过来八彩礼品,老汉人谢过,把礼品全都收下。

  程咬金说:大事这就算定下了:你们看什么时候请我们皇长进城?夫人说:曾经交代过了,这寒江关就是大唐朝的了,此刻就由你作主。好,我此刻就归去,大师都在听信儿哪。

  老程灰溜溜分开寒江关,回到营中一说,世人皆大欢喜,元帅传令,进寒江关。大队人马进城放置食宿之后,皇上、军师、元帅等进了帅府。李世民一见樊梨花,从心眼儿里头往外欢快,认为她跟丁山这门亲事,是再好也没有了。其时他就把樊梨花叫到面前,激励了几句,梨花千恩万谢,又把何氏请过来也激励半天,老汉人也很是对劲。李世民传旨,关中盛大恭喜。在恭喜傍边,就提到樊梨花和薛丁山成亲的事,李世民挺焦急,说是虎帐之中男女诸多未便,都这么大了,最好是早日成亲,收支步履也便利。大师分歧同意,可是贫乏女方的父兄,不把樊洪父子找回来不可啊。对梨花的母亲何氏一说,何氏说:我们老元帅临走前说得清晰,该成亲就成亲,该拜堂就拜堂,不消等他,他们也不肯意加入这个事,我们老头子就是倔。有我全权代表。大伙儿一听,这什么老实,听老汉人的意义,樊洪还不大同意。程咬金一听:管他呢,既然梨花的母亲这么说,又有她娘在这,那不是一样吗?万岁你就传旨吧,干脆让他们结婚就得了,大伙都等着喝喜酒呢。李世民点头,其时传旨,让薛丁山、樊梨花奉旨结婚。

  这门婚事的盛大就甭提了。整个寒江关都是花天酒地,鼓乐喧天,特别唐营官兵交战多日,罕见有这么个喜庆的事儿,大师盛大恭喜,连全城的老苍生也都沉浸在欢喜之中。薛丁山帽插红花,十字披红。新房也安插得都丽堂皇,樊蜜斯也收拾得花仙类似。到了拜堂成亲这一天,欢喜达到了飞腾,天黑万家灯火,洞房里花烛高照,亮如白天。院里点着天灯。人们喜气洋洋,穿来穿去,还预备要闹洞房。

  薛丁山拜过六合之后,夫妻二人进了洞房。樊蜜斯往床上一坐,头上戴着凤冠,脸上蒙着盖头,这盖头得新郎官亲身用手掀掉。薛丁山看了看樊蜜斯,心中十分欢快。他想:前些天我们仍是仇敌,阵前开兵见仗,此刻终成家属,未来就是白头到老的夫妻。有心跟樊蜜斯谈谈贴心话,又有点人情难却,看样子今天闹洞房的人少不了,要把我们两小我堵到屋里,多有未便。仍是到院里赏弄月,散散步,比及夜深人静了,再到屋里跟樊蜜斯谈谈贴心话。贰心里这么想着,就毫无目标地信步走去,东游西逛,转来转去。他发觉有个月亮门洞,就出去了。再看这个处所很是寂静,心想,小小一座关城的帅府,竟有这么标致的一座花圃。

  他背动手往前溜达,俄然听到有女子的哭声。他细心一听,哭得很是悲切,听声音没分开帅府、这是咋回事?我办喜事怎样有人哭呢?他抱着这种猎奇心,顺着哭声就寻来了。走来走去,到了帅府后花圃的东北墙角,这儿一拉溜有五问房子,门户虚掩,里头摇摇晃晃,点着灯光,哭声就是从这里传出来的。他侧耳细听,不是一小我哭,心里更觉疑惑儿,为了把工作弄清晰,他蹑足潜踪,高抬腿轻落步,到了窗户台外边。窗户纸曾经分裂,上面都是洞穴和裂痕儿。薛丁山屏住呼吸,睁一目眇一目往里旁观,只见房里放着几条板凳,板凳上并排放着三口棺材,瞅着就让人发疹。头前点着引魂灯,棺枢前边有拜垫,有灵牌,两个女人穿白挂孝,正拍着棺材痛哭。

  只听这两个女人一边哭,一边说:丈夫哇,你死得太惨了!没想到一奶同胞的亲手足,竟然下此毒手,你们死了,骸骨未寒,人家就拜堂成亲了,世界之上还有比这再狠毒的女人吗?哎哟,你们死得可大冤了,公爹呀,您那在天之灵别散,您就好都雅看恶人得个什么成果啊!薛丁山听大白了,指谁说的他不晓得,这里头共是两辈人,有公爹,有丈夫。他为了把工作弄清晰,悄悄地排闼进了屋。他一进屋,轰动了两个女人,吓得止住悲声,扭头观瞧,一看进来这人帽插宫花,十字披红,穿得很是鲜艳,跟一朵花儿似的,小伙长得也标致,她们猜出来了,这必然是新郎官薛丁山。她们吓得赶紧把嘴捂上了。薛丁山看她们害怕,赶紧作领会释:二位不要害怕,我没有歹意。刚刚在院中散步,听见你们哭得十分哀思,我莫明其妙,这才来此旁观。你们刚刚说的话,我也听到一些,还不太大白。请问你们二位是谁?死者是什么人?这,不晓得。薛丁山一听怪了,你们哭还说不晓得,这不是瞪着眼哄人吗?他背动手来到棺枢前面,俯身看了看灵牌,薛丁山吓了一跳,正地方的花头棺材灵牌上写着。寒江关大帅樊洪之灵位。再看两旁的牌,是樊龙、樊虎之灵位。薛丁山吃了一惊,樊蜜斯给我们说她父亲和两个哥哥由于不乐看法我们,隐居到老家去了,还给我们讲过三过五派人请回来,给他们爷估仨转脸面,然后一家人团聚,怎样死了?这事真是奇异。

  薛丁山看罢多时,扭转回身,问这两个女人:你们是谁?到底棺材里死者是谁?快对我言讲。这俩女人一看敷衍不外去了,吞吞吐吐还不敢说,吓得一个劲地颤抖。薛丁山抚慰她们:别忧伤,我决没歹意,只是想把工作弄清晰。你们别害怕,快对我说。二路帅,我们不敢说。为什么?说出来怕惹起杀身大祸。我是二路元帅,哪小我报仇,我也不承诺。两小我互相看了半天,才下了决心。此中一个稍大点年纪的,给薛丁山道个万福,然后擦了擦眼泪,哭着把这事讲了。

  你要问亡者是谁,灵牌上写得清清晰楚。正地方就是我们老公爹,当初寒江关的大帅樊洪,上垂首死的是我的丈夫樊龙,下垂首死的是我的弟弟樊虎,就是她的丈夫。啊?他们怎样死的?二路帅,你可不兴跟别人说呀。少要嗦,快讲。是这么回事。十几天前,我妹妹樊梨花从山上回来了,非方法兵带队开兵见仗,那会儿就是跟你们打。我们小姑子连胜数阵,后来也不晓得跟你怎样讲的,回来之后,就提出来要跟过去的丈夫隔离婚约。啊?谁有丈夫?就是樊梨花呀,她是罗敷有夫。她有个丈夫叫杨凡,是白虎关的大元帅。

  哎呀!薛丁山的脑袋嗡的一声,他底子就不晓得这些事,气得四肢举动冰凉,继续往下间:讲,越细致越好。是如许,那樊梨花提出来要跟杨凡隔离夫妻关系,我们老公爹当然是不承诺。哎哟,家里打得不成开交,我们怎样劝也劝不了。哪晓得那一天晚上;爷两个为这个事又吵嘴起来了,屋里的工具都摔了,吓得我们躲在门外,后来俄然发觉屋里灯灭了,不晓得是怎样回事,等门开开一看,可怜我那老公爹倒在血泊之中,在胸前插着一口宝剑,樊梨花就在身旁。我们姐俩吓得赶紧呼救,我们的丈夫闻讯赶到,其时把老爹爹抱起来,老爹爹还有一口吻,手指樊梨花说:我就是被她杀死的。我丈夫闻听此言眼睛都红了,其时找樊梨花辩理,他们讲的我就记不清了。他们越吵越厉害,后来就动了武了,把我们姐俩吓得躲到外头去了。后来听见屋里有咕咚,咕咚的声音,我们进屋一看,没想到我们姐俩的丈夫都死了。

  薛丁山听罢哎呀一声,就觉着面前发黑,金星乱晃,几乎摔倒。这小伙子那么自傲,能受得了吗?只气得心头乱跳,神色煞白,嘴唇乌青。他强打精力又问:二位,你们所说可都是真?人命关天,我们怎能乱言?句句是真。好,你们在此稍候,我必然为你们报仇雪耻。

  薛丁山左摇右晃,一溜歪斜,往前驰驱。薛丁山想:樊梨花呀樊梨花,本来你是个水性杨花的轻贱之人,就冲刚刚这么一说,你连小我味儿都没有,我薛丁山怎样能跟你洞房花烛?瞅你樊梨花举止文明,文文雅雅,本来是装相啊,你满肚子男盗女娼,还有你这么不要脸,这么暴虐的吗?此刻你看上我薛丁山了,看我的地位,看我的长相,迟早你要再赶上比我强的人,你还要见异思迁,说不定我还要死在你手中。这也是功德,早晓得比晚晓得强啊。薛丁山一路痴心妄想,摸回洞房。

  薛丁山来到洞房门口,嘭的一声就把门推开了。他往屋里一看,屋里是温柔的灯光,喜气洋洋的样子,红的绿的,使人目炫狼籍。再一看,樊梨花还在床上坐着,头戴凤冠,身披霞披,头上还盖着盖头。樊蜜斯心里还疑惑儿,今天晚上洞房花烛,新郎官怎样分开这屋了?出去半天,到哪儿去了?正在迷惑之际,猛听见外面有脚步的声音,紧跟着这门嘭的开了,樊梨花吓了一跳,心说怎样了,干什么用这么大的气力。

  正在这时,薛丁山蹬蹬蹬大踏步来到樊梨花面前,噌,把盖头掀掉了,梨花姑娘吓得丢魂失魄,心说这也不像夫妻的样子,这不是赌着气吗?扬起粉面,定睛观瞧,就见薛丁山面色煞白,嘴唇乌青,满身颤抖,樊梨花更害怕了,认为他得了急病了,也顾不得害羞:二路帅,你的身体莫非欠安?是,我是欠安。你个好工具!说着,啪!啪!过来就是俩嘴巴。他正在火头上,又有技艺在身,这两个嘴巴能轻得了吗?其时把樊梨花打得脸上显出了十个指头印,鲜血顺着嘴角滴下来了。梨花姑娘不晓得是为什么,站起身来颤声说道:你,你因何打人?打你,我还宰你。说着话就像饿虎扑食一样,奔樊梨花就扑过来了。一巴掌打掉凤冠,伸手把青丝发抓住,往怀里一摁:你给我爬下。事出俄然,樊蜜斯毫无防范,扑通一声,趴在地下了。薛丁山上边拳打,下边脚踢,把樊蜜斯揍得满地翻腾。按理说,樊梨花的能耐不次于薛丁山,要跟薛丁山打平局,完全能够。可是樊蜜斯有她本人的设法,一,摸不清是怎样回事;二,今天是洞房花烛,要跟薛丁山还了手,成何体统,心里还合计,说不定是有人拿酒把他灌醉了,他耍酒疯,只许他打我,我不克不及还手。就如许她吃了亏了。她左躲右闪,把致命之处护住,余者就交给薛丁山了。薛丁山是越打越没完,桌子也碰翻了,椅子也倒了,唏里哗啦,碗盘杯盏摔了一地。

  正打着,闹洞房的来了。罗章、秦英、窦一虎、程千宗、宋万、刘良、秦汉等等,二十多人,大伙儿高欢快兴,到了新房外头一听,怎样回事,新房里这么热闹,夫妻两人是打着玩哩?大伙儿一起头没发觉里边真打斗,都站住了,后来一听,不合错误劲儿,闹着玩儿有这么闹的吗?就听薛丁山嘴里嘟嘟囔囔还骂呢。窦一虎说:别等着了,快进去看看。世人一拥而入,往屋里一看,全傻眼了。樊梨花鼻口蹿血,头发被拽得一络一络,打得不成样子,身上的衣服都抓破了。窦一虎晓得里边有事,大吼一声过去,拦腰把薛丁山抱住:二路帅,你干什么?还不赶紧住手。秦英、罗章也过去拉薛丁山,薛丁山像疯了一样,六亲不认,给罗章、秦英一人来一个嘴巴,把窦一虎摔了个跟斗,回子操起椅子奔樊梨花脑门就砸,樊梨花往旁边一闪,椅子砸到砖地上,砖砸碎了,椅子腿也摔折了。仗着人多,才把樊蜜斯护住,何处把薛丁山也拉住了。薛丁山气得拿脑袋撞墙,嗓子都喊破了:你们少管闲事,都闪开,是朋友你们就近前来,别怪我薛丁山六亲不认。秦英捂着脸蛋子说:薛大哥,你疯了,你先恬静恬静,有话说清晰,到底为什么?少说废话。薛丁山又往前蹿。大伙一看拦不住,怎样办呢?快给前庭送信儿吧,不送信儿不可了。小磕巴嘴程千宗哧溜,蹦到院里:你们等、等着,我去给大伙儿送、送信儿。回身向外跑去。与此同时,院里又来一伙人,恰是女眷窦仙童、陈金定和蜜斯薛弓足,她们也惫到新房坐一会儿。一看洞房里怎样这么热闹?把着门框一看,这怎样啦?陈金定看罢之后,火往上撞:你小白脸,没有好心眼儿,今天姑奶奶我非摔死你不成。

  北京新东方教育科技(集团)无限公司

(编辑:admin)
http://nicolahume.com/xjj/96/